落叶飞天

2019-12-05 05:54:28 来源: 河南信息港

琴是我的生命。

繁华的杭州,烟雨的阁楼。每日每夜,我掩坐在白色纱帐里,一心独抚我的琴。悠扬的琴声四散,飞出烟雨阁,回荡在天宇。一群群的纨绔子弟,王孙公子,税家漕户,番商贾客,辐凑而云集。金子一天天地塞满妈妈的钱囊,令她笑逐颜开。她是个暴虐之妇,阁里的姐妹们一个个都成了丝制的衣裳,软硬随形。惟独对我,她小心翼翼,我是阁里的招牌。

男人大多好色,阁楼是他们风雨的地方,姐妹们是他们 的羊,我更是他们心中俘获已久的目标,然而我不敢放逐尊严的底线。我有我的原则:卖艺不卖身。

我的生活就是这般。无聊时我常坐在窗下,蓝天上一群群燕子南来北往,它们似乎看惯了红尘往事,不因世事变化而稍作停留。我想我该是它们中的一只,也该是这样终了一生。

然而,落叶出现了,在我平静的心湖上投下了一块硕大的石子,激起的浪潮几乎顶天,再也不复平静。

落叶属贫穷之士,但一身粗布上衣丝毫掩饰不了他身上的才气,灵气。那一天,我一如往常,手指在琴弦上飞舞,舞出一只只美丽的彩蝶,在空气中旋飞,落叶就这么被吸引了过来。他步履踉跄,几根饥饿得枯黄的杂草粘结在蓬乱的头发上,似已有了几日光景。他没作任何停留地径直走向我的白纱帐,但在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汪碧绿的潭水,于是我知道他是为了音乐,而不是垂涎我的美色。世上这样的男子已所剩无几。

妈妈喝令打手们拦住他,我阻止了。

在帐外的半米远处,落叶停住了,然后笔直地站着,静静地聆听,至始至终没有再上前一步,直至离开。看着他背影渐行渐远,我有些落寞,甚至还有失败之感袭上心头,没有人会对我如此冷漠。

落叶再次出现是在第三天的午后,那天,我身体不适,或许也有其它的原因,我独身坐在院落里,暖暖的阳光斜斜地照在身上,很舒适。落叶就径直闯了进来,不顾打手们的拦阻。见到他,我有种莫名的兴奋,迎了上去,打手们识趣地退走。

落叶来,是与我研读音乐。我对音乐可谓是粗识皮毛,倒是他却有精深的造诣,如同他的文学。我坐着,看着他的嘴唇上下翻飞,吐着也是一首首悠扬的曲子。我被吸引了,深深地陶醉在他言语所构筑的美丽里,以至于不知他是何时而离开的。摸着还留着他体温的石头,我有些后悔,后悔没有拿出点银子来,他的贫穷触碰了我心痛的弦。

思惦了良久,我还是决定帮落叶。虽然这个社会有许多令人难以愈越的所谓伦理,而我本就是风尘女子。我叫来了梅香,她是我的丫环,也是我的姐妹。拿出了十两银子,并附上了一封短信,信中叙述了我对音乐的全部理解,对落叶才华的仰慕,并渴望能够得到他的指导,这十两银子就是预定的酬资。我知道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落叶是不会收的。

此后,落叶真的常来了。每一次,他都是那样的随意的,随意得就像是自己的家,我欣赏他的洒脱;来时他都不忘带上一本书,而且细心的做上记号,我欣赏他的认真。我们常对坐在明净的天宇下,任细风微拂我们的脸,任月华丝线一样绵延,任时间流水一般逝去。落叶就这样一点一点闯进了我的心,就似一颗种子,经过了我爱情的浇灌长成了参天大树,郁郁葱葱,且无法砍伐。

慢慢的我发现,落叶眼睛里的潭水也不再那么清澈,而是一点一点的渗入杂质。凭着女人的直觉,我知道我的爱情来了。

我们相爱了,不知道是谁先开启的心扉,或是当时的兴奋喜悦催化成了遗忘剂,使人遗忘了一些东西。

相爱了,赶考却近了。我嘱咐落叶好好念书,虽然他已是十分的努力。落叶点点头,高中是每一个读书人的梦想,它也在落叶的梦中驰骋了千百回。

落叶来我这次数渐渐少了,我却隐藏不住相思,常带着丫环跑去看他,不顾妈妈冰霜寒雪的脸色。

落叶的家一如我所料,几根木头搭成的架子上铺盖着些茅草,就是他的屋,如同一个濒死的老头,倒下是它必然的宿命。屋内很昏暗,依稀可见的是一堆杂草做成的的床和几块石头砌成的桌子,还有杂乱繁多的书,落叶一天天就是在这里学成的满腹经纶。

落叶看到我来了,忙不迭地站起,两只手环住,绕在腰间,有点不知所措,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洒脱,在我眼里却有了幼童的天真可爱,镀上了一层别具的美。看着,我微微笑起。

“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方式。”梅香开了口。

一语惊醒梦中人,落叶用衣袖擦了擦“桌子”,尴尬地做出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我毫无迟疑地就坐,对于贫困我早已司空见惯,自不会引起我的任何反感。但没想如此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竟让落叶感动不已,他拉着我手语无伦次地道:“从不敢带你来,从不去结交达官贵人,从来都是做作的洒脱,就是怕他人嫌弃。”那一刻我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只知落叶向我打开了心底的另一扇门扉,让我知晓他其实也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也是一个需要他人照顾的人。

没作稍久停留,我已要起身告辞,妈妈给我限定了时间。临走我留下了五两银子,并故作轻松地说:“进京费用过些天送来,勿担心,你好好读书即可。”其实心底开掘的却是一个深渊,不见渊底。这是我的家当,这些年,我寄身卖春院,本不富足,又常不忍他人贫困,布衣舍米,剩余不多又都已作了向落叶讨教的酬资。

回到烟雨阁,我突然决定:接客。这个世界给穷人开的路太少太少,少得由不得你去做任何选择。老妈听闻了这消息,先是疑惑得不敢相信,继而脸上盛开了一朵花,越开越大,越开越猖狂,越开越卑劣,看着她那堆叠横生的赘肉,我惟只厌嫌,心痛得万分,仿佛有一千根锥子一起敲击,彻击我懦弱的心脏。

如华的月色,洁白的纱帐,早已失去往日的亲昵,成了催人泪下的工具,我裸露着胴体,任一个肥胖丑陋的男子狰狞地在我身上抽动,心死却,泪水氤氲,淌湿了整条枕巾。

我郑重地将五十两银子放到落叶手中,那是我整条的生命。落叶无言,澄澈的眼睛天空上写满了感激。我强忍着,不敢让泪水再度蔓延:我不需感激,我只要你的爱,无论高中与否,你都不可将我抛弃。落叶重重地点头,有如天地的誓言。我相信他。

然而,我还是错了。

落叶走后,我每日对着琴独抚,将思念串连,连往河畔,我一次次问来往的船夫:可知道落叶高中与否。换来的是摇头再摇头,不知再不知。我无奈,但这是我惟一能做的。

一月,两月。终于我等来了一纸书信。

信很短,却字字都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烧伤了我的眼,烧伤了我的心,更将我的喜悦、健康烧得一分不剩,连灰烬也随着痛苦的风飞扬,散失到泪水的空中,无影无踪。

信中很清楚地写道:我高中状元,已娶宰相之女为妻,莫再相念。

我虚弱地躺在床上,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量。泪已流干,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落叶,我的落叶,怎么也会是一个这样未免尘俗的人。

梅香站在我的床畔,多日的为我担忧也令她形容憔悴,她了解我的心思,突然做了很大的决定对我说:“我要去京城问他个究竟。”我也有此意,但已身无分文,又怎去万里迢迢的京城。

梅香还是去了,就一身单薄的衣服,就一脸憔悴的形容,就这样,她去了京城。

我又开始等,等星星,等月亮,等日出,等日落,等梅香的归来。

健康与日况下,男人终却失去了对我的兴趣,妈妈也不再奢望我满身的骨架能为她赚取金子,只是将我扔在了后院的柴火间,不闻不问,盼我早日一命呜呼。我却强撑着,我要再看看我的梅香,再确定一下落叶的虚伪,方敢暝目。

月亮升上了天,如华的月色普照天地,整个世界似了一个水的海洋,如梦如幻,如仙如境。我突然有了力气,强撑着走出了柴火间。微微的风拂荡,满院的叶子哗然作响。我拿来了我的琴,手指轻拂,琴声悠扬。

梅香爬了进来,她以的力气开启双唇:“落叶确是高中榜首,但却因抗拒宰相之命,不娶宰相之女为妻,已被宰相以莫须有之罪斩首。信是他狱中所写,怕我伤心至极,随他而走。

心震如雷,手拂如飞,声泣如竭。这才是我的落叶。

琴弦断,血喷涌。

血光中,落叶纷纷,旋飞天际。

共 2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我们已经看得太多,像杜十娘,像秦香莲……然而故事中的落叶却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他不忘青楼知己,他宁死也不屈服攀附龙门,这是一曲感人肺腑的爱情绝唱。故事脉络清楚,言简意赅,如加上人物的形象描写,细节的刻画将会更具感染力。[编辑:猪不戒]

1 楼 文友: 2008-10- 1 12:50:05 贫穷掩盖不了才华,富贵不忘真爱。凄美的故事,给心灵带来震撼。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5-09-12 17:55:16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北京海淀妇幼保健院
兴仁县人民医院
吉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强
贵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