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战纪 三、同生(下)

2019-09-26 01:41:58 来源: 河南信息港

虚实战纪 三、同生(下)

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之时,一分为二的两团红绿相间的光芒立即跟着缓缓转动,开始慢慢的渗入张龙潜的身体,接着又从她的体内一点点出来,渐渐转入苍炎的手心,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循环。

如此往返之下,张龙潜的生命气息虽然依旧微弱,但终于逐渐稳定了下来。

苍炎却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认真的看着双手之间的光芒,集中心神继续维持着那个法术,以保证张龙潜的生机不断。

这时,浓烈的妖气从不远处陡然席卷而来。

两百来只狼王旧部循着五行剑出现的方向一路狂飙,很快就全部涌入了此刻空无一人的仲坤一中,然后毫不犹豫的跑向了校内林。

锋锐无双的五行剑出世,不仅破坏了包围仲坤的屏障,也击碎了守护封印的那个死阵,因此两百多狼王旧部毫无阻碍的一直冲到了校内林的中心,然而充满期待的它们所看见的却不是令它们怀念的五行剑,而是躺在血泊之中的张龙潜,和跪在她身边,全身心维持着法术的苍炎。

意料之外的情形让它们都愣了一愣,不由止住了脚步,它们分明清楚的看见五行剑的光芒倒转而下,应该就在这里才对,怎么会就这样不见了呢?

疑惑之间,它们突然察觉到了一丝空间之力。

不是四散在仲坤的紊乱细微的空间之力,而是明显更加稳定的空间之力。

――属于稳定下来时的空间通道的空间之力。

看着缠绕着空间之力气息的张龙潜,妖怪们都明白了过来。

这个人,就是让它们耗尽心力才构筑出来的空间通道破损到几近崩塌状态的罪魁祸首。

而她会出现在这里,也与五行剑的莫名消失脱不了干系!

两件事情重叠在一起,妖怪们看向无知无觉的张龙潜的目光立即变得愤恨起来。

“这个人类……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低低的咆哮着,双重的愤怒让妖怪们毫无章法的向着树林中心的张龙潜和苍炎冲了过去,耳边却响起清冷的声音。

“红莲。”

突然充斥了视野的红将它们的攻击都挡了下来,摇曳的红莲之中,苍炎移动眼眸瞥向周围涌来的妖怪,却并没有起身攻击,而是和张龙潜一起呆在里面,依旧持续着那个法术,以维持张龙潜的生机不断。

总是会采取攻击态势的苍炎此刻却选择了防御,似乎他不能停止那个法术,离开张龙潜身旁一样。

也不知道妖怪们是看出了这一点,还是单纯的只是因愤怒冲昏了头脑,即使刚才没有任何攻击能够贯穿红莲,它们还是接连不断的继续发起攻击。盛开的火焰莲瓣将闪烁的妖术全都挡了下来,然而红色的光芒却也摇曳得越来越厉害,明显在这样连续不断的攻击中撑不了太久,这让一直冷着一张脸的苍炎轻轻皱起了眉。

这时,淡黄色的光芒一闪,几个人影正正的出现在了红莲之中。

“知道你瞬移带不了别人,可是拜托你也不要一声不吭就跑掉啊!要不是小邈花时间构筑了传送阵法,我们要怎么追上来啊?”

抱怨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淡黄的光芒也完全淡去,三个人影清晰了起来。

正是周邈,白露和南宫飘。

突然亮起的传送阵法的光芒让妖怪们微微一怔,随即便因摸不清来者的身份实力而谨慎的往后退了一些,攻击也没那么频繁了,而那光芒消失的同时

虚实战纪  三、同生(下)

,周邈三人也看清了周围的状况,南宫飘不禁吓了一跳。

“……哇!怎么这么多妖怪?”

两百多中等妖怪聚在一起的妖气可是相当吓人的,用“妖气冲天”来形容真是一点也没错,不过周邈早就感觉到这里有浓烈的妖气,因此并没有多么的惊讶,白露更是毫不在意这些,径直转身寻找她在意的人,一眼看见的却是躺在血泊之中的张龙潜,这让她愣了愣神,心跳都慢了半拍,而后便惊慌失措的扑了过去。

注意到白露动作的周邈也发现了张龙潜的情况,一向冷静的她身子一颤,立即跟着跑到张龙潜身边蹲下,她一眼便看出苍炎的法术明显是在救张龙潜,于是便一把拽住下意识就想去触碰张龙潜的白露,以免干扰到苍炎的法术,她自己的神情却不如她的举动那般冷静,看上去就快哭出来了。

伸出去的手被周邈拽了回来,白露只能跪坐在地看着无知无觉的张龙潜,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

“这是怎么回事?龙潜怎么了?”

此刻唯有南宫飘还站在原地,他并没有像白露周邈那样凑上前去,因为回头瞥了一眼之后,虽然不能详细看出是什么状况,但凭他的经验也能断定此刻张龙潜并无生命危险,于是他便将注意力转到红莲之外的妖怪身上。

发现来的人只是三个小鬼之后,妖怪们便再度上前,展开了攻击,一副不将红莲击破誓不罢休的气势,看着摇曳的红莲,知道苍炎现在大约没什么心力来维持这个防护法术,南宫飘便念动咒语,在红莲之内张开了一个翠绿的防护罩,光芒流转之间,红莲似乎从这翠绿的防护罩上得到了支持的能量,立即明亮了一些,在妖怪们接连的攻击中也稍稍稳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南宫飘才稍稍放心,转身来到几人身边。

苍炎没有回答白露的问题,白露又不敢动正在用法术救张龙潜的他,只能瞪着眼看着苍炎,心中都快急疯了。

看清苍炎正在施放的法术之后,南宫飘面上一凝,随即弯腰轻轻拍了下白露的肩,在她不耐而慌乱的目光中轻声道:“他现在不能分心,所以没法回答你。”

闻言白露反而更加担忧慌乱了:“不能分心?龙潜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吗?连他……连那个‘绝公子’都要这么耗费心力的使用法术?!”

“他用的是‘续命之术’,风险太大,当然不能分心。”看着苍炎手中的光芒,认出那个法术的周邈像是为了将白露脱口而出的那个称呼掩盖过去一样,声音比平时要大上一些,却依旧认真无比。

“他把他的‘命力’,也就是他的‘生命’通过法术暂时与龙潜共享了,否则龙潜应该撑不到现在。”

周口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周口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周口治疗睾丸炎方法
周口治疗睾丸炎费用
周口治疗睾丸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