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禁区第一百零六章蓝海的考试

2020-01-25 11:34:08 来源: 河南信息港

心理禁区 第一百零六章 蓝海的考试

张笑鸣正在往嘴里送一口汤,还没咽下去,就听到陆然的话,呛得他直咳嗽。

“你想要拿第一?”

大概是太久都没有听到有学生和自己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了,张笑鸣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使劲拍着陆然的肩膀,说,“孩子,你这不是大胆啊,你这是胆大包天啊!”

说着,他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好样的,好样儿的。要的就是你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老师支持你!”

说完,端起了面前的一碗汤,就干了。

豪迈啊。

陆然则在一旁汗颜,看来老师对于他的决心,也是吓了一跳啊。

第一,真的比想象中还要难么?

在张笑鸣看来,他的学生有理想有抱负自然是好事,但是,蓝海也有几年没有出过全年第一了,这需要学生要分别在上半年和下半年的两次等级考试中,都考取第一,才能得此殊荣。

通常情况下,不要说全年,就算是半年度的第一,也是不容易的。

张笑鸣不会苛求自己的学生,所以,对于陆然的话,他只作鼓励罢了,只有陆然自己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的,他是认真的。

下午,回到办公室,陆然埋头把考纲拿出来继续啃。

还有不到一个半月就要考试了,虽然工作很重要,但是他也必须保证足够的时间复习。

除了乐乐那个个案,这段时间,他不打算再接新的个案了。

陆然翻开在培训课上做的笔记。

凡是在课堂上重要的内容,他都有做过笔记。

多亏了本子的特殊记忆功能,这些笔记就像是写在他的脑中一般,只要他想检索某一个知识点,脑中就会呈现当初他记录下来的内容,除非这个知识点他没有识记过,其他的,他都能准确记忆,不会出现半点疏漏。

“本子,你考考我,就当做模拟考试。”陆然摊开本子来,说道。

本子的帮助让陆然在更短的时间内,识记了更多的知识,他的自学比以前更有效率了,学习的速度也比同期的同学快很多。

陆然本来就有过自学的基础,这样一来,蓝海的催眠班上纵使都是优秀学员,但是,要找出一个能超过他的,还真不容易。

“那好,我来考你。”

陆然话音过后,本子上,兔子就跳了出来,这次它戴上了那个老学究式的黑框眼镜,画面中还出现了一块黑板。

黑板上,出现了一行白色的粉笔字。

“催眠的核心是什么?”

“是暗示。”

“暗示的核心是什么?”

“是,是相信。”

“那让人相信的核心是什么?”

“这个……”

“啧啧啧,某人说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背好功课了呢。”兔子举着它的小手指,摇了摇,毫不意外的又开启了它的嘲讽模式。

“可是,我真的都把课堂的知识背熟了,你问的这个问题,老师没讲过吧,你耍赖!”陆然也举着手指头,指着它反驳道。

“啧啧啧,某人如果真的以为考试,只考核书本上的内容,那就太天真咯。”兔子弯了弯手指,做出弹指甲的动作。

“什么意思?”

“你真的以为,考试规定考试范围在考纲里,所以只要背熟了纲上的内容,就可以得满分了吗?”

“要不然呢?”

“别的考试我不懂,但是蓝海,是一个选拔优秀人才的地方,换句话说,蓝海的笔试一定会比统一的等级考试要难。

同样是一个考纲规定的考点,催眠的核心是什么,普通的考试,只要回答暗示就可以,可是准备蓝海的考试,就不能只是暗示,这个暗示背后的学问,还要深究,还要思考下去。

一个考点可以有无数种问法,不全是考纲上写的原话。”

“有道理……同样是催眠的核心这个考点,但是围绕这个核心,就可以延伸出无数的问题。按照这个思路来出考题的话,问题绝不是背好考纲这么简单。”陆然经本子一点拨,发觉这次的考试,绝没有自己想像中的简单。

“等等,你为什么对蓝海,这么了解?”陆然感觉疑惑。

“这个嘛……这个问题很简单啊,你看着我。”兔子的小眼睛在黑框里转了转,竖着两只兔耳朵,试图睁大眼睛,看着陆然。

“看什么?”

“你没有看到一张,无所不知的脸吗?”

“……”

“这不是看脸的时代吗?”

陆然一把盖上了它,免得被要求看脸。

想起刚才本子的那副样子,陆然觉得最好还是找张笑鸣老师求证一下比较靠谱。

……

“嗯,你的猜测,是对的。”

“是真的?”陆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张笑鸣,他没想到那个死兔子说的居然都是真的。

“您是说,每年的第一季度的考卷,都会比年中的等级考试还要难么?”

“不是难,是灵活。题目,依然遵守考纲的范围,不会逾越,但是考试的题型,考题的形式,每年都会不一样,这个就是为了考出同学们对书本知识的理解,以及临场的应变能力。

题目怎么出,会考什么案例。我们都很难预测,这都看我们出题老师的心情。

所以,我不会给你出什么模拟题,也不会嘱咐你把考纲都背熟,我只能告诉你要多思考,有时候一道题目,未必只有一个标准答案,若是你的理解比其他人的深刻,自然就多出一分。”张笑鸣解释道。

“是,老师。”

陆然的心头多了一分压力,本以为有了过人的记忆力,就能高于众人,但很显然,他还是低估了蓝海的考试。

“你也不要太紧张,考试嘛,若是难,大家都难,也不会为难你一个,你本来基础就好,书也背得好,多加理解,老师相信你,不会比其他同学差。”说完了难点,张笑鸣又开始鼓励陆然。

“谢谢老师,那除了笔试,还有实操考试呢?”陆然又问道。

蓝海的每次考试,都会分为笔试和实操两个部分。

笔试是以试卷的形式答题,实操的部分,形式就丰富了。

主要是以“真刀实枪”的技能展示为考核内容,也就是说,在催眠的技能考试里,就要考核学员实际催眠的应用。

催眠谁,催眠对方什么,每次的考题都不一样。

“我听说,这次的考题,是让学员两人一组,互相催眠。”张笑鸣说出了自己了解到的信息。

“互相催眠?”

“没错,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平常的练习形式。”

“嗯,我们在课堂上也常做这种练习。但是,老师,万一同组的同学,不配合,或者有抵触的心理,怎么办?”

“这个放心,考官们会考虑这个问题的。实操小组分配好以后,会告知每一位学员,只有每位学员自己同意了,才算最终的分配结果。而且,若是被催眠的同学在考试中有故意抵触,或者过度配合的地方,老师们都会观察得出来。

考虑到同学们只学了一个季度,实操考试的考分占比会少一些。笔试占60%,实操占40%。

而年中的等级考试,这两个比例,则会颠倒过来。”

听了张笑鸣对考试的介绍,陆然心里有了大致的了解。

他要回去好好想想对策,但又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对策可以准备。

以不变应万变,这或许才是通过考试的上策。

“对了老师,你知道和我同组考试的,是哪位同学吗?”

“不会这么早分配好的,我会帮你打听。”

“好的,谢谢老师。”(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电话
天津医科大学眼科医院怎么样
兰州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温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上海男科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