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四百二十五章 结拜

2019-09-26 01:43:22 来源: 河南信息港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四百二十五章 结拜

“童医师,果然在这里?”看到童玥左翼终于相信姑苏茹媚说的话。

“童玥拜见夫人。”

“童医官不必多礼,这不是在宫中。”

“童玥,她就交给你了,赶紧把她带走,越远越好。”茹媚道。

“茹媚姑娘.......”左翼企图请求。

“打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烦不烦人,有本事,你自己翻过这个墙,要找死,请走大门。”茹媚说完摇了摇头,拉着柳青慕飞入名仕居。

童玥、左翼二人傻了眼,童玥道:“夫人,茹媚姑娘也是为了您好,您还是和我走吧。”他试图拉了拉左翼的衣袖。

左翼甩开衣袖,道:“我不走。”

“可我们留在这里也没用呀,这墙,我们也爬也不过去呀。况且,多危险……”童玥心有余悸,摊上格勒长平,他算是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了。进过宫,也进过牢,赚了很多钱,也险些送了小命。

左翼长叹了口气,问道:“童医师,长平真的没有机会了么?”

“如果没有饮食人血,尚有一线生机,可如今,他嗜血成性,恕臣下.....无能为力……”

“那茹媚他们根本不会去帮长平的对吗?”

童玥的沉默给了左翼答案。

左翼道:“童医师,你得帮我,这不是请求,我以格勒夫人的名义命令你!”她看着他,眼中从未有过的坚定。

童玥认认真真地趴在墙头,敞开宽阔厚实的肩膀,左翼踩踏实了,便让童玥慢慢将她顶高,她使劲地攀上墙沿,可总是差那么一点。疲惫地童玥将她稳稳放下,左翼道:“你是故意的,你根本没有尽力!”

“夫人冤枉,童玥已经尽全力了。”

试了几次无果,左翼小心护着自己的肚子,不敢再多做尝试,这个法子是走不通了。她定心一想,今日她身体似有些“失常”,像是身体内有一股能量,能让她一瞬间学会了飞檐走壁。若她能安全从屋顶上下来,是不是也可以像茹媚她们那般一跃而上呢。

“童玥,劳烦你在这蹲着,背借我一下。”左翼在离高墙大概三两步的距离处画了个圈。待童玥蹲好后,她退出十步之远,一咬牙,一阵助跑,她轻点童玥的背,像是踩了弹簧一般,一跃而上,灵活得如飞燕。她在屋顶上站稳,俯身看到童玥吃惊的表情,她露出得意的笑容,道:“你快走吧,这里太危险。”说着一翻身,跃入院中。

“可夫人.....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四百二十五章 结拜

...”童玥没料想到事情是如此发展,他回过神发现,只剩下他自己了。他对着左翼离去的地方,担心又着急地小声地喊道:“夫人,夫人,您不能去啊。”

随着童玥的喊声渐远,左翼慢慢地往名仕居深处潜行,一路上几乎没有防守,也鲜见他人,可以猜想,名仕居所有的力量都集部署在“祭台”。她隐约间听到喊杀声,渐渐地接近目的地。

一片狡猾的乌云将月亮遮住半边,一个黑影在左翼去路不远的门口停下。左翼一惊,慌忙躲在柱子后面,猫着头偷偷地看了几眼,那人迟迟未离开,他转回头四处环顾,目光如炬。

看到对方肆无忌惮地样子,左翼揣测他定是名仕居的人,便打定主意跟着他,兴许他也正要去“祭台”。他走两步,她跟两步。可对方像长了狗鼻子,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三步一回头。那人突然停下来,继而往回走。左翼心跳加速,她的手心冒出冷汗。

“他是发现我了么?”她不确定,她一路上都特别小心,脚步也放得特别轻,难道还是被发现了么?左翼偷偷探出头去,此时调皮的乌云散开,月光打在左翼的脸上。

她看见那人诡异一笑,咧开嘴,一双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左翼暴露了!

“是长平么?”这双红色眼睛是血魔人的典型特征,她在慌乱中清醒地知道前面那个人一定是血魔人。她竟喊道:“是长平?我是左翼。”

只见那人脖子微微倾斜,提起爪子,向左翼而来。

===========================================================

尤胤的归来没有带来好消息,也没有带来坏消息。他把离静修寺很近地一块开了荒,全种上了散沫草。他和曼娜说:“三个月就可以完全长起来,这样就不用特意找人到山下去收了。足够你用这一年。”

她微微笑了笑,说:“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她不敢笑得太多,生怕眼角的皱纹越来越深。

他没有再像之前一样笃定地反驳她,而是像兄长一样摸摸她的头,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放你走的......”他哽咽一阵,道:“早知道就不应该把你交给他........”

曼娜道:“多怀念那个时候,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光,仿佛还发生在昨天.......刚认识的你时候,你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后来才发现你简直太健谈了.......”

尤胤望着她,听她故意编些话来转移话题,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她总是不能正面地面对他。她怕背负对爱不贞的骂名,她怕她的爱情不够完美,所以宁愿堵上一辈子,来成全她所谓的信仰。她就是这样,一旦做了选择,就不愿改变,即使是错的,也一头扎进去,一路走到黑。

你那么爱他,爱得那么艰难,何苦呢?你爱他爱得那么卑微,让我很心疼。可他不值得你这么去爱,更不值得你因他而死…....你并不快乐。这是你想要的么?

“你跟我来。”尤胤将左翼带到一张摆放着鼎的长桌前,他从桌下抽出六只香来,点燃,将其中三只交到左翼手中,道:我爱过你,我知道你一定爱过我,以前的你眼睛不会撒谎。可我此生,犯的的错,就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你。早知道你是个不能照顾自己的女人,我就不该把你拱手相让!把如果时间可以回流,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理由离我而去,可我知道过去一旦失去,就无法挽回,你我身上都有太多的........”

他跪在蒲团之上,将香举过头顶,对着月亮说:“我,尤胤,愿与斯捷左翼结拜为兄妹。”

沧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沧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沧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沧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沧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