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田沁鑫“乱改”朱德庸

2018-11-06 18:26:57
田沁鑫“乱改”朱德庸 本报讯虽然一个是台湾漫画家,一个是大陆话剧导演,但朱德庸和田沁鑫这两位个性强烈的艺术家,在内心深处其实都称得上是“小孩”,因此两个相见恨晚的人,迅速成为经常“混在一起”的莫逆之交,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也正是12月10日将在新国话剧场上演的、由田沁鑫导演根据朱德庸漫画《大家都有病》改编的同名舞台剧诞生的起因。

田沁鑫之所以在朱德庸众多的漫画作品中挑中《大家都有病》改编成话剧,首先是由于“光看题目就觉得很有意思”。

她甚至曾经想针对这个题目,做一个和漫画无关的完全嬉笑怒骂的相声剧,但即便朱德庸给她这样的空间和自由,田沁鑫还是决定以原著为基础,“情节可以增加,故事可以编撰,但大的精神要尊重作者。

” 《大家都有病》让田沁鑫非常感兴趣之处,还在于它的思想。

“它提到了当代社会人们的愿望,物欲、拜金主义都让人生病了。

人的身体有病,可以去医院看病,但人的心里有病,却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乃至很难发现。

”另外书中像“亚洲人先是被贫穷损坏一次,又正在被富裕毁坏一次”、“这是一个一半人用正确的方式做毛病的事情,另一半人以错误的方式做正确的事情的世界”等等俯拾皆是、发人深省的语言,也给田沁鑫很大感触和灵感。

“这些关于社会形态、社会人群的内容,我们都将其贯彻到戏里了。

” 然而,改编的过程并不轻松。

为了把漫画变成话剧,田沁鑫重新创作了剧本。

由于编剧过程中她先后经历了英国、北京、台北三种完全不同的环境,所以整个作品也带着一种被田沁鑫自称为“混乱”的气质。

“这个戏的、二幕是我今年到英国时写的,在苏格兰格拉斯哥那样安静的氛围中,会让人沉下去,想一些心灵上的东西。

但写到第三、四幕的时候,我回到了北京,在这样的氛围里工作,笔下的风格自然也就变成‘癫狂喜剧’的味道,没有我在欧洲工作时那么干净,那么关乎心灵,而是有点闹腾了。

第五、六幕我是在台北写的,台北所具有的民国气质和生活的味道,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从欧洲到北京再到台北,不同的感觉综合在一起,就成了这么一个有点‘混乱’的作品。

”不过,田沁鑫认为这样的作品也正契合了当下时期的气质。

“我不认为有什么能超越时代的天才,每个人都会受到时期和环境的影响。

这个时代有什么样的色彩,人也就会像镜子一样,反射出什么样的颜色。

因此,我的这种‘混乱’呈现在艺术作品当中,未尝不是一种特别的着色方式,其实也正像当下的中国人、也包括我们这些创作人员的气质。

” 除此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