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飞天启示录紫墨精点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1:56:38 来源: 河南信息港

一    一觉醒来,只觉头疼得厉害,我就知道这是老毛病又犯了。这种极速特快长途汽车我总是坐不习惯,虽然说“二次科技风暴”之后提速了不少,从上海到贵州的时间缩短了一半,但我倒情愿坐二十年前的那种高铁动车之类,虽然慢是慢了点,但好歹图个舒畅。  我打个哈欠,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公路两旁的建筑风景一闪而逝,阳光懒懒的洒了进来,照得一片安然祥和。我回头看了一眼坐我旁边的水嘴,水嘴正在聚精会神的玩着游戏,我劈手一把夺过他的手机,问:“玩到哪一关了?”水嘴急道:“哎哎,你干嘛呀,我一关快过了,你快还给我……”  这时,我看见手机屏幕上出现“GAME OVER”的提示,我把手机扔还给他,说道:“一个好好的iphone 12,就让你当游戏机使了。”iphone自从八代以后就开始提出了全透明机身的理念,摆脱了以前的笨重的外壳,换而言之,就是在游戏性能上加强了不少。对于水嘴这种游戏狂来说,实是难得的好事。  水嘴是和我在同一个公司的同事。水嘴当然是外号,他本名叫李牧,很好听的一个名字,但他这人,平时除了趴在计算机上捣鼓那些破程序,就属这张嘴损人厉害了,“水嘴”这外号也由之而来。  这时,吴思思刚好从我身旁经过,端着一杯咖啡回到座位上。看见我醒了,习惯性地问道:“你睡醒了?”我点了点头。吴思思温婉一笑,道:“刚醒嘴里肯定特没味道吧?来,给你泡了一杯咖啡,趁热喝了吧。”  我有些受宠若惊,吃吃道:“你……给我泡的?”吴思思将咖啡递过来,说道:“你喝不喝?不喝我可给水嘴了。”水嘴听见,忙收起手机,问:“什么什么,吴大美女有什么好事想到我这个帅哥了?”  我连忙接过咖啡,骂道:“玩你的游戏去!”水嘴嘿嘿一笑,就又低头玩手机去了。  不过水嘴倒是没有说错,吴思思确是一个十足的大美女。高挑的身材,却也凹凸有致,用水嘴的话说,简直就是现实版的“草莓妹妹”。(按:“草莓妹妹”为当前网络上很红的一个人,相当于二三十年前的“芙蓉姐姐”。)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吴思思正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咖啡喝的急了,差点呛着,吴思思就笑了,吴思思笑的时候脸颊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我放下杯子,问:“到哪了?”吴思思说:“刚过长沙,你这一觉可睡的不短呢。”我“嗯”了一声,说:“我一直不喜欢坐这种车,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思思不知怎的,就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忽然问:“这些年,你都是一直一个人过?”我没有看吴思思的眼睛,抬头望着窗外,几只麻雀翙翙而过,呼朋引伴,渐飞渐远。我说:“你还不是一样。”吴思思忽然就笑开了,轻声道:“是啊,都一样。”  我和吴思思其实是大学同学,上学的时候,吴思思可是系里的大美人,曾经有很多男生都追过她,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我和吴思思是真的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的,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这场恋爱也不得不以悲剧收场。我原本以为我们都只是海上飘萍,错过了便算错过了,没想到多年之后,我们会在同一个公司共事,而更巧的是,我却成了她的上司,可说造化弄人,莫过于此了。  水嘴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道:“喂,老孟,你说,那个林志辉……真是你的同学?”我回道:“是啊,从小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怎么了?”  水嘴“啧啧”几声,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道:“同样都是人,为什么就有这么大的区别呢?你看看人家,”说着,把他的iphone 12举到空中,念道:“2031年6月22日,‘飞天号’载人宇宙飞船顺利在火星着陆,宇航员林志辉成为我国踏上火星的人,这也是中国继美国人2026年登上火星以来第二个成功登上火星的人。你再看看你,混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门总监,你怎么不嫌丢脸,要是我,早就自杀以谢天下了。”  我说:“你怎么不去自杀呢,你还不是总监呢。”水嘴还理直气壮:“他又不是我的同学,我又不和他比。”对这种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的人,的办法就是不理他,不一会他就自己安静下来了。    二    下车之后,我们三个人就直奔九龙洞了。虽说这几年科技发展飞速,但自然景观区倒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恢复,九龙洞是贵州一处比较出名的旅游胜地,地处武陵山脉六龙山区,沅江流水横穿而过,我们来的时候,正是盛夏时节,万木苍翠,百鸟啁啾,好一派蓬勃的景象。  水嘴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望着天空,要死不活的道:“无聊啊无聊啊无聊啊……”吴思思在一旁听得又好笑又好气:“当初是谁死乞白咧的偏要到这里来的?”  水嘴倒还有理,说道:“我哪知道这里除了山就是水嘛,一点都不好玩。”我说:“风景区嘛,除了山水还能有什么?难道你想看狮子大象啊?”  吴思思一笑,说道:“我去洗个手。”说完,便一转身,向着前方不远处一条河走去。我看着吴思思转身的样子,眼中忽忽一迷,原来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呢。  其实我也挺无聊的,要不是吴思思一定要拉着我来,我还真不愿意来呢。我挨着水嘴在石头上坐下,水嘴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说:“吴大美女也真是的,洗手用矿泉水不就行了吗,还跑河里去洗,唉……”  我看着吴思思走到河边,慢慢蹲下身体,那一身白色的上衣在阳光下特别刺眼。我轻声说道:“她从小就喜欢大自然,你又不是不知道。”水嘴嘿嘿一笑,爬到我身边坐下,问:“老孟,咱俩是好哥们不?”  我说:“去去去,谁跟你是好哥们了?”水嘴一脸邪恶的看着我,问道:“你们两个以前……嘿嘿,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一把推开他,说:“滚,我们以前怎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水嘴却不依不挠,一把拉住我,说道:“说说嘛,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听见。”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说你妹的说,跟你说了,就你这个水嘴,还不嚷得天下皆知的。”  水嘴还想说话,忽然听见吴思思叫道:“文彬……孟文彬!你快来!”水嘴坏笑一声,下巴一指:“呶,美女在叫你呢。”  我见吴思思似乎叫得挺急的,便起身过去。  吴思思站起来,回过头,我看见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的表情,忙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不要紧吧?”吴思思摇摇头,用手指着河水,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快看啊,河水……”  我有点好奇,河水有什么好害怕的?便柔声道:“河水怎么了?”吴思思看见我的目光,微微一定,说道:“河水……在倒流……”  “河水倒流”,我当时脑筋还没反应过来,迟顿了一两秒,才吃了一惊,说:“你说什么?河水在倒流?”我一边问的时候,一边已经向河边去看了。  吴思思没有撒谎,河水的确在倒流。只见清粼粼的河水正顺着倾斜的河床,缓缓往上流着,像是受了某种无形的牵引力,很是诡异。  我当时只觉头皮一炸,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怎么这样诡异的事都能让我碰见?  吴思思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摇摇头,也是说不明白。想了一会,才安慰道:“没事,贵州这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溶洞很多,有些河水其实是地下暗河流上来的,暗河枯竭的时候,有时候会出现河水倒流的现象,我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吴思思听得我这样说,心才略略安定了一点。  其实我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也是没有底,贵州的溶洞大多在斗篷山,剑江一带,九龙洞这里,倒真的没有什么溶洞的地貌。  我正想的时候,水嘴忽然大“嗷”了一声,大声叫道:“老孟老孟,快来看呐,特大新闻,沅江水竟然在倒流了!”我回过头来,看见水嘴举着手机一脸天真的笑容,正看着我们两个人,我突然发现水嘴笑起来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    三    我把我和吴思思看到的情况跟水嘴说完之后,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水嘴一脸严肃地说:“老孟,你可别吓我,我可还没娶媳妇呢。这河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我其实也觉着这是十分奇怪,实在难以索解,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别自己吓自己了,哪有那么严重?你地理比我好,你知不知道,这九龙洞附近,可有什么大的溶洞的地貌?”  水嘴道:“这我哪知道啊,嘿嘿,不过我知道有人一定知道。”我看他一脸神秘,不由问道:“谁啊?”水嘴呵呵一笑,说:“度娘啊,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这还要我教你呀。”说完,又拿出他的iphone 12“啪啪啪”几下乱点,忽然脸色就变了,涩着嗓子道:“没有。”  其实我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好歹存了点侥幸的心理,这下连我也纳闷了,这河水怎么无缘无故倒流呢?吴思思喃喃道:“河水倒流,会不会和天体运行有关?”  我没有听清,问道:“你说什么?”吴思思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我觉得,河水倒流,会不会和天体的运行有关系呢?就好像钱塘江大潮,其实就是受了月球引力的作用?”水嘴大声叫道:“对呀,美女就是美女,真聪明!”  我问:“你是说……是受了某种天体的引力的作用?”没等吴思思回答,我连忙从包里拿出电脑,迅速打开,调出天体运行模拟程序,这个软件很高端,是我在水嘴的帮助下花了两年时间才设计出来的,本来是打算留着以后申请专利的,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不一会,电脑上就出现了太阳系八大行星运行的轨迹图。这个软件有个十分高明的地方,就是不需要卫星定位,就能够十分精确的模拟出银河系内0.55光年距离以内的所有天体的实时运行轨迹。这还得感谢水嘴,就是他在这个软件里植入了一组高晶振内核代码,才让这一技术变成了可能。  但我只看了这个图像两眼,便发觉到了不对。水嘴见我脸色不对劲,忙问道:“老孟,怎么了?”我吸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火星消失了。”  水嘴笑道:“老孟你真逗,开什么玩笑,那么大一颗行星,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吴思思却凑过来看了看,说:“文彬没有开玩笑,水嘴,火星真的不见了。”  水嘴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电脑屏幕,说道:“还真的耶,这……这也……这也太……那个什么……奇葩了吧……”我忽然发现这件事情估计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想了一会,问道:“你们还记得2012吗?”  吴思思想了一下,问:“你是说……2012年‘气候大萧条’?”我说:“不错!河水倒流,好像这不是次了。你们还记不记得,2012年10月份,黄河倒流,长江改道的事?”  “是啊,是有这么一回事。”水嘴说道:“现在的长江一分为二,一条流向太平洋,一条流向印度洋,不就是那时候的弄的?”我又问:“那你们还记不记得,黄河倒流,长江改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水嘴“切”了一声:“老孟你这不是小瞧人吗?那么大的事哪能忘记?不就是10月北京大旱,云南飘雪吗?”想了想,又道:“对了,还有老美,美国洛杉矶那次9.2级大地震真他妈的给力,差点把洛杉矶震成了一片废墟。”  我点了点头,说:“那次‘气候大萧条’差点毁了整个地球,后来各国专家都没有查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我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吴思思和水嘴几乎同时说了句话,不过吴思思说的是:“什么预感?”而水嘴说的却是:“有屁快放!”我一拳砸在水嘴腰上,水嘴直接就蹲下了,水嘴嚷道:“你来真的啊?”我骂道:“谁叫你嘴里老是不干净?”  我扶了扶眼镜框,没有理会水嘴,对吴思思说:“我预感,但凡有河水倒流,气候必会大变。”水嘴不服气,说道:“呸,你这算什么预感?河水倒流,必然会引起水土成分的改变,进而影响气候,这是常识好不好?”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收起电脑,背着包就向车站走去。  水嘴一脸无辜,大声说道:“谁说我腰不疼了?被你打了这一拳,腰都疼死了……唉,老孟,你这是要去哪啊?”吴思思回头看了水嘴一眼,说道:“老孟这个人你还不了解,一提到和工作相关的事就跟疯了一样,这会儿肯定是要回上海了。”    四    吴思思说的没错,我是要回上海,有好多东西只有在上海公司的实验室里才能模拟出来。如果我的猜想是真的,那么事情可就严重了,很有可能又会像2012年那样,让人类再面临一次灭顶之灾。  我们前脚刚刚离开九龙洞,天空的乌云就越积越厚,等到离开贵州省的时候,倾盆大雨已经携着闪电雷声排山倒海而下,点点豆大的雨滴打在车窗上,劈啪作响。虽然说这汽车是由智能操作系统自动行驶,但遇到这种天气,司机也还是亲自把着方向盘,在路上一颠一簸的行驶着,感觉就像漂在水面上一样,要不是汽车的红外遥感系统探测能力够强,这种天气,估计都走不了吧!  这天气说变就变,倒让我们有些始料未及,水嘴一个劲的抱怨,见久没人理他,也就停歇了。  到上海的时候,雨还没有见小,看来我的判断十有八九是对的,但我没预想到的是,竟然来的这么快!  因为这两天公司休假,公司里并没有什么人,我们三个人从值班人员那里拿了钥匙,就直接去实验室了。  说起这个实验室,其实还是得益于吴思思的。吴思思的老头子在上海市很有来头,很多事情都是他老头子一句话的事。这个实验室,就是看在他的女儿的面子上拨款建造的。当然,名义上的负责人自然是吴思思的顶头上司,也就是我了。 共 1340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如何才能有效治疗阳痿
昆明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