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秦雍城遗址

2019-03-07 04:39:13 来源: 河南信息港

情系秦雍城遗址

从事田野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27年来,凭着热爱文物事业的满腔热忱坚守在田野考古线。他以执着的敬业精神,传承着老一辈考古人的思想和品质,追求着学无止境的目标,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秦雍城遗址的考古勘探和保护事业,今年被人社部和国家文物局评选为全国文物系统先进工作者。

秦雍城是早期秦国的都城,考古工作者当初发现这座地下王国的艰辛令人难以想象。由于文献记载简略或学术研究偏颇,人们对这座秦都知之甚少,经过几代考古人不断探索才逐渐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田亚岐是雍城遗址考古队第六任队长。他以默默奉献的精神,远离喧嚣的都市,以学者虔诚之心秉承雍城遗址的考古精神,使雍城遗址的考古事业薪火永传。

田亚岐作为雍城遗址课题和相关研究的学术带头人,根据雍城遗址的现状并参照以往的工作积累,拟定了《秦雍城考古工作计划》,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学术框架内,组建了由省、市、县共同参与的工作队。

他提出以 准确了解该遗址的范围、总体布局、各遗迹位置、内涵结构、历史沿革、保存状况 为目标的实施方案,将考古工作与制定《秦雍城遗址保护规划》紧密结合,奠定了工作的基本程序和方向。

近年来,他几乎跑遍了凤翔的村村寨寨,搜集整理了相关文献资料,提供了准确、翔实的遗址界域范围、保护点和控制地带;提供了未来考古和文物保护的总体框架、目标和细节。正是依靠田亚岐和团队所取得的重要数据,为今后长远实施 运用科学方法和手段对秦雍城以保护为重点 的目标计划提供了科学依据。

按常理,保护管理遗址的在各级政府和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与雍城遗址考古队无直接关系。田亚岐认为,自己所在的考古队常年置身于雍城遗址保护范围,对遗址的整个布局、内涵了如指掌,也对随时发生的各类矛盾和事件了解。

田亚岐主动请缨担当了雍城遗址保护的 宣传员 。当遇到遗址遭遇盗掘情况时,他便及时向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报告,遏制盗掘事件的滋生和蔓延;当遇到遗址非法建设时,他会主动向其宣传文物保护法,或督促建设单位及时向文物主管部门申报。

田亚岐以强烈的感,呼吁各级领导要保护好雍城遗址,并列数保护遗址对未来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所产生的重大意义和文物不可再生的危机感,逐渐改变和提高领导们的认识,加强了当地文物部门和政府领导保护文物的积极性和心。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将原城建规划的 南扩东移 改为现在的 北扩西移 ,避开雍城重点保护区,对遗址保护工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秦公一号大墓于上世纪末被发掘后,学术界针对这座具有研究象征和神秘色彩古墓的存留问题有过不同意见。回填对国内外许多仰慕大墓的参观者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不回填这座空旷的 巨坑 会与南指挥村民的日常生产生活发生冲突。

在当时国家文保经费十分紧缺的情况下,田亚岐在着名考古学家韩伟先生的悉心指导和鼓励下,经反复论证咨询,大胆提出了由农民集资和投入土地对大墓遗址进行保护利用的设想,并给各级政府提交了《农民建博物馆的积极意义》《民办博物馆遇到的问题及对策》《民办博物馆应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等建议。经几年的努力使该大墓建成博物馆对外开放,为全国其他地区类似遗址建馆提供了借鉴。

田亚岐在学术方向是以秦雍城为中心的早期秦文化,多年来他从各方面进行了多层次、多角度的研究。《秦雍城考古工作回顾与展望》全面回顾了秦雍城的收获、阶段性认识和未来方向;《秦迁置雍城的环境优势及其特征》探讨了秦 九都八迁 中选择理想都城的理念,并对雍城在秦人发展史上地位进行解读;《秦汉置畤研究》首次对秦畤的起源、发展和沿革有了新观点;《雍城诸秦公陵墓考证》对规模宏大的秦公陵园深入研究;《东周时期关中地区秦墓棺椁的演变》对以雍城为中心的国人墓葬提出认识;《关中地区东周时期秦墓殉葬制度研究》结合科技数据提出了当时以活人为殉的葬仪形式。

对雍城研究取得一定认识之后,田亚岐在参加 早期秦文化探源工程 后提出了 大雍城考古 的工作设想,将秦雍城置于早期秦人发展的大环境、大背景中去研究和认识,用多元化的考古手段整合全面的考古资料,解读雍城乃至早期秦国的发展演进过程,复原秦人社会。

多年来,田亚岐完成考古简报35篇、考古专题报告4部和专着3部,撰写学术论文和各类报刊文章46篇,担任许多课题项目负责人。他对每项工作都以严谨审慎的态度践行着自己的工作准则 严格要求,珍惜荣誉,信守承诺,完成任务。(特约通讯员 庞 博)

(2012年8月31日3版)

室内定位
上海林内热水器售后服务电话
远传磁翻板液位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