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一路风景一路有你

2018-09-15 09:39:07

从学校毕业整整12年了,忙忙碌碌的走到现在;每日繁杂的工作、生活,近老是觉得自己就像一头拉磨的驴,在原地不停地转圈;怎么也停不下来。

幸遇一朋友,大家少不了一阵嘘寒问暖;海阔天空!陡觉心灵共鸣,相约沿九环线一路西行。

深秋的季节,却没有风高云淡,连日阴雨;离相约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恼人的秋雨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下得人心紧紧的揪成一团。周四天空毫无征兆的放晴了,心中暗自欣喜,赶紧准备行装;周五一下班顶着淡淡的幕岚沿着龙门山一路南行,经都江堰上都汶高速西行;也不知是相约已久的行程在晴日的眷顾下得以成行,还是逃离了早已厌倦的凡尘;一路海空天空、天南地北、自然也免不了回忆昔日的片片琐事;洒下了一路欢笑;却是两次错过了分路口,不得不在高速上多绕了一圈又一圈。

穿过都汶高速龙池收费站,夜幕已把昔日曾经饱受摧残的映秀掩映得只有片片华灯!我们从中穿过,倒也没有折损一路的兴致;但大家好像还是揪紧了心,话语也少了些许;小心翼翼的沿着震后修复的道路一路前行。夜里穿过汶川,来到了桃坪羌寨,我原计划留宿在此。

周六早早就被羌寨旁流过的河水,有节奏的脚步声叫醒;在这个古老的村庄里穿行,体会着家家相通、户户相连的智慧。登上高高的碉楼,俯视着整个寨子,还没来得及品味,东面的山边映出了的一抹淡淡的朝霞,太阳从山边斜探出红红的腮帮,是那样的饱满!朋友依栏在碉楼的石墙上,给我讲起了电影《杀生》的情节。望着山边红红的朝阳,久久的大家都没再说话!

上午九点,太阳已经爬过了山头,腮帮不再那样的红;山间的雾气也散开了,露出了湛蓝湛蓝的天空!我们准备启程开始新的旅程,店家的小儿子却紧紧的搂住朋友的脖子,久久不愿放开!

回头凝望桃坪,我们前往下站——米亚罗。过了理县两边的山慢慢的有了植被,我计划着中午赶到红原吃午饭;朋友一个劲的说,不要给旅途设置目标;不然太累!想想也是!我们天天都在做计划,周周都在写总结;回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连自己都差点迷失在生活中了。

接近米亚罗,路边有很多人停下来;长枪短跑的追忆着这深秋的韵味;一抹一抹的金黄、锗红就像是一幅幅为没有画完的油画。我加大油门,开始兴奋的在车窗中搜寻那传说中的“米亚罗”,万树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斑斓的色彩与蓝天、白云、山川、河流构成一幅醉人的金秋画卷。我畅想着驶入这深秋的画卷;但是又总是找不到心中的门!朋友说:远远的还是要好看点!我低头不语,凝视前方的蜿蜒曲折的路,在河谷中穿行!人生就像这风景,总觉得别人比自己幸福,生活其中的人确在不断的挣扎、徘徊!

中午时分翻过鹧鸪山,向红原方向进发;山势逐渐的平缓;道路变得笔直、宽阔。两边的牧场不知道是因为草地变得枯黄、还是天气寒冷;也少见往日成群的牛羊,就连路上的车辆也很稀少。

天空更加的蓝,要不是亲眼所见,一定不信这是真实的颜色;一朵朵白云,轻盈、洁白,静静的悬浮在蓝色中;草地连着远远的山,一直延伸到天际,赭黄的山在天边画出一条优美的分界线;彷佛翻过低矮的山头,就脱离了这尘世;没有喧嚣、繁杂。山就像是静物写生时的衬底布,褶皱分明,自然、柔美;彷佛在等待放上静物!我们行进也被冻结,谁也没有说话;只打开车窗贪婪的吮吸着润润的空气。偶尔出现牧民搭在草地上的白色帐篷,拖出长长的炊烟!

旁晚十分,我们按预定的行程提前到达了唐克;等待九曲黄河湾的晚霞。

小山头上早就聚集了大群的人;几个女士在山坡上高兴的跳跃,同路的朋友躺在草地上,抓拍她们在蓝色天空中留下的柔美身姿;山坡上被她们渲染得异常热闹;旁边的两个中年人,静静的依抚着身前的三脚架,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看女人们欢笑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丝的微笑;却不忘时不时的用取景相机,记录着夕阳下这湾的美景。

黄河水在这里没有浪花,静静的从远处蜿蜒着流过,在宽阔的草地上划出一道道墨绿色的印迹,时隐时现;只记得“黄河之水天上来”,但这里确是“黄河之水无处来”。比起红原秀美的月亮湾,九曲湾更显大气、委婉!太阳开始慢慢的西沉,在山坡上把我们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整个河湾的色彩变得深红、深红;草地越来越暗、越来越深、只在圆润的河弯上泛出片片白光!大家都排成了一排,一个劲的拍着晚霞下的湾,只有不远的山头上一红衣女士,静静的抱膝坐在哪里,凝望着远处的黄河、草地、夕阳。晚霞把她的背影拖得细长。

草原的夜晚异常寒冷;顶着夜幕我们赶往若尔盖县城;路途中停在路边拨电话,不经意抬头才发现,满天的星星;不由得感概,还是儿时躺在老家的院坝里才见过此情此景!

周日清晨,我早早的醒来。打开窗户湿润的空气透进房间,晨曦透过窗帘,草原的清晨异常的宁静、听着朋友均匀的呼吸声,就像婴儿一样的安适恬静。都9点多了,我和朋友却偎依在床头,久久的不愿起来;享受着草原这宁静、甜美的清晨!

快近10点了,我们走进一家拉面馆准备早上饱饱的吃一顿再向黄龙进发!面馆不大,就摆了四张桌子,和一个火炉;里面靠门边的桌子有4个藏族人已经在吃了,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穿着灰色的藏服;旁边两小女孩穿着鲜红的防寒服;中年男女时而看看我们,我们对视会心的一笑,应该算是打招呼吧!刚开始吃不一会,进来一藏族妇女右手拿个不断转动的经筒,左手拿着一叠一元的零钞;嘴里不停的念叨,应该是经文吧!我们倒是很欣慰的给了她一元钱,她不停的说:“扎西德勒、扎西德勒!”又转到藏族人那桌,他们也是微笑着了给了钱;刚不一会,又进来一差多不打扮的妇人人,我们和藏族人又相视一笑;可是没有零钞了,朋友有点无可奈何的叫老板先把面钱付了,换来零钞给了一元与她!我们赶紧加快了吃面的速度,心里只想早点离开了;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刚要说离开,又进来一老阿妈。但是她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右手里转经筒;只把捏着大把零钞的左手伸向了我们,还没等我说话,朋友给了她5元。我们赶紧逃出了面馆,朋友还打趣道;这面吃的还真是有点贵哦!

离开若尔盖草地一路开始抬高,变窄;公路两边的牛羊群多起来。我们经川主寺去往黄龙。经过了绵绵雪山的雪宝顶,来到黄龙景区;排队上缆车就等了足足的1个多小时,上得山去;人是接踵摩肩;顿时朋友说没有了兴致,匆匆游览下山,准备返程!

在停车场我们正准备启程,学生摸样的一对恋人,拿着学生证慌慌的说,大哥我们赶掉车了,帮我们带回县城嘛!都没来得急思考,我和朋友对视一眼,她还是先我同意了!

上车才知道,他们是重大的学生恋人!天色渐晚我们加紧赶路,一路跟那对恋人,聊着他们的学生生活,回味到我们的过去,心中充满了惆怅,顿觉年少轻狂已慢慢的离我们渐行渐远!

突然他们三人惊呼起来,我放慢车速,朝窗外望去;只见路边的灌木整片整片红彤彤、黄灿灿;一直延续到山头,如果说米亚罗是油画,那这里是水墨山水加工笔了!我们敞开车窗、一路欢声笑语,顿觉自己又年轻了许多;朋友打趣说:你不是一直愿望红叶就在你身边嘛!美景一幅幅从身边溜过,朋友说这比米亚罗漂亮得太多了,怎么以前我们都没有听说过呢?可惜光线暗下来了,没有下车去拍照;我打趣说,留在心里的才是美的!天渐渐的暗下来,我们下了十二道拐眼前才出现了村庄;朋友感概的说,收拾心情明天又上班了!我说其实不用收拾心情直接上班去吧!大家笑起来!

一下彷佛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大家许久没有说话;后面的一对学生恋人依偎在一起睡着了。我轻轻的告诉朋友,我找到了这一路美的风景和我自己!她疑狐的望着我问,你是说这里不知名的地方吗?我摇摇头,说其实这一对恋人才是我在这一路遇到的美风景;我自己就是拿面馆里要钱的老阿妈!大家都久久的沉默了……

深夜我们回到了生活工作的城市,圆满的在川西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深秋的深夜在路上,一路风景、一路有你!

高效切削液
手术显微镜图片
瑞恒水岸新城效果图-威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