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至尊 第236章 八臂开弓

2020-02-15 20:49:44 来源: 河南信息港

魔武至尊 第236章 八臂开弓

“好xiǎo子,你藏的真够深的,你竟然会真魔界的功法。”血棺中的神朝帝主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吃惊,但旋即他又自我否定了,“不对,你这家伙更像是太古时代传説中的神魔……”

何谓神魔,在太古时代只有那些修为逆天的无上仙神堕入魔道后的变态存在,比神还要强大,比魔还要凶狂,而今神魔的一角峥嵘在丁川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诠释。

此时的丁川上身**,骨骼错位,皮开肉绽,直接暴涨为一副两丈高的黑色魔躯,举手抬足间血脉隆隆而鸣,雄伟的魔躯内似乎蕴藏着一股撼天动地的能量。

“我就不信我八条臂膊拉不开禹王弓。”

丁川大喝出声满头青丝黑发倒竖,他就地斜躺在地,修长有力的双腿蹬住了金色的弓胎,八条神魔臂同时拉住了禹王弓的弓弦。

“开!”

丁川吐气开声,八条神魔臂同时拉动,那由西海蛟龙龙筋炼制成的弓弦真的被他拉开了一个细xiǎo的弧度,虽然仅仅是拉开了一diǎndiǎn,但丁川已经却已经到了极限,他体内的元力如潮水般不受控制的向金箭涌去,八条神魔臂由于用力过度都开始了剧烈颤抖。

“嗖”的一声响,丁川松开了弓弦,那金色箭矢撕裂了虚空如长虹贯日爆射出去,在其后拖着长长的尾光,巨大的破空声如惊雷炸响

,炽烈的神芒将整片暗黑的地牢都照亮了。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那巨大而沉重的血棺被金箭迎头撞击,直接翻着跟头倒翻出去几十丈远,狠狠的撞击在了石壁上,整片地牢都发生了大震荡。

这巨大的震动波及到了地表上的神朝祖庙,二十几丈高的神朝祖庙剧烈摇摆起来,那些挂在其上的夜明珠都如霜打的茄子般掉了下来。遭到如此巨大的冲击,那祖庙之上亮起一道道璀璨的道纹,将高大的祖庙给定住了,否则祖庙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然而令人汗颜的是,那口血棺依然完好无损,刚才禹王箭上所挟带的恐怖能量都被缠绕在血棺上的十几条黑色铁链承受了,而血棺本身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

“前辈,我尽力了。”丁川脸色泛白,大口的喘着粗气道:“依我现在的修为只能开弓一次。”

“哎呦!天旋地转的。”血棺中传来神朝帝主的痛哼,他之前还为丁川表现出来的神魔八臂震惊了一把,没想到却是空欢喜一场,石棺未破开,只是让自己多吃了些苦头,怪只怪这家伙修为境界实在太差劲了。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论,丁川的化龙境修为在神朝帝主看来是在太低微,但在同龄人中却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丁川有些担忧的问道:“前辈你没事吧?”

“臭xiǎo子,你説有事没事,要不你来尝尝这翻滚的滋味……哎呦,我的脑袋都滚成皮球了。”神朝帝主憋了一肚子火气,“还有,别一直前辈前辈的叫唤,你应该叫我岳丈大人。”

“呃……”丁川有些头大,“我与景瑶两人的婚约早已解除了,而且我们两个人性格不合适,勉强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

“xiǎo子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説一遍,你竟然敢嫌弃我女儿,你真是欠收拾。”巨大的血棺一下直立了起来向丁川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磅礴无匹的威压,但状态却有些不稳定,时强时弱。

“哼!你xiǎo子竟然想退婚?你这不是在打我九华神朝的脸嘛?什么合适不合适,我説合适就合适。”説到这里神朝帝主严厉的话语突然缓和起来:“嘿嘿,xiǎo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功夫没,只要你能劈碎这破棺材,本岳丈重重有赏,一切都好商量。”

丁川摇头叹息道:“没了,真的没了,xiǎo侄也就这半斤八两的修为,我也没本事离开这片地牢,只有留下来给您老人家养老送终了。”

“呸呸呸……你这杀千刀的xiǎo子敢这么跟你岳丈大人説话,我如果脱困而出,第一个先把你吊起来毒打三天三夜。”

“嘿嘿嘿……”丁川如释重负的踱起了方步,含笑道:“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留了一手,如果真把您老人家放出来,那我岂不遭殃了……”

他的话还未説完,那巨大的血棺就挪了过来,神朝帝主有些激动的问道:“你还有杀手锏未使出来?快diǎn儿帮我脱困,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丁川露出一脸为难之色道:“我倒是还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帮前辈破开这口血棺,不过前辈不要抱太大希望。”

言罢丁川从腰间将一串骷髅手链摘了下来,如同一个神棍一般口中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三千神魔听我令。”

“轰!”

一阵巨响,那串不起眼的骷髅手链上腾起漫天的魔雾黑煞,滚滚魔雾中一根根漆黑如墨的骨头散落在地,最后一颗狰狞的黑色骷髅头也滚落了出来,这上百根黑色的魔骨一出来,整片地牢中的阴气都攀升了数倍不止,让人凭空生出一阵寒意。

“这是……魔,魔界中人的遗骸,你怎么有这些凶邪之物?”九华神朝帝主震惊的説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他隔着厚厚的棺材盖射出两道璀璨无比的神芒,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的一堆骸骨。

“咔咔擦擦……”一阵骨头碰撞的声音响起,那一堆黑色的骸骨竟然自主动了起来,先是一只乌黑的骨爪从碎骨中探了出来,在碎骨间一阵摸索后,扒拉出来一条大脊椎骨和两条臂骨对接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音,这一幕令人毛骨悚然,一堆看似毫无生气的碎骨竟然能自己动了起来。

“恩?这家伙竟然还没死透。”神朝帝主惊呼出声,眼眸中神芒暴闪,依他的眼力怎会看不出这些骨头至少也被埋在地下上千年了,因为它们带着一股属于岁月中的腐朽气息。

一堆骸骨,千年不腐,灵性不灭,这是什么概念,就连见多识广的九华神朝帝主都有些傻眼,这骷髅生前该有多么可怕的修为,虽然这具骷髅上弥漫这煞烈的魔气,但神朝帝主却清晰的捕捉到了一丝丝生命波动,这是一个有生命的绝世凶魔,散发出的气息令他都感到有些心惊。

丁川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可怕的场面了,他不像神朝帝主那般吃惊,只是有些忐忑的望着那不断组装自己的黑色骷髅,这来自真魔界的骨魔生性怪异而凶残,请他出来是福是祸还是未知数呢!

不多时,一副高大魁伟的黑色骷髅就已经组装起来,高足有一丈,给人一种高大阴森的感觉,最后两条乌黑光亮的臂骨探出,将硕大狰狞的骷髅头安在了颈骨上,在这一刻,巨大的黑色魔骨黑洞般的眼窝内燃烧起两团灵魂之火,暗黑的魔气如山洪海啸般从魔骨内暴涌而出,一股凶怖肃杀的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空间,魔为浩荡,整片地牢都跟着晃动起来。

那身高一丈,充满威慑性的黑色骸骨空洞的眼窝望向丁川,“xiǎo子,你为何打扰本尊清修?”

面对这杀戮成性的骨魔,丁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婉转的説道:“骨魔大人,您当初不是説要帮我完成一个夙愿嘛?我这里有一位朋友,想请您……”

“哼!放个屁还这么七弯八绕。”高大阴森的骨魔有些不屑的冷哼道:“你不就是想让本尊履行诺言嘛!”

丁川心中一惊,暗叹这骨魔的修为真的堪称恐怖,即便他处于粉身碎骨的解体状态,还能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有所感知,只这一份功力,就足以让人惊骇了,他如果恢复了巅峰修为该有多么恐怖的战力。

丁川陪笑道:“嘿嘿!骨魔大人果然直肠子,快人快语……”

“闭嘴。”骨魔上下两排牙齿咬得嘎嘣作响,:“你xiǎo子是在消遣本尊嘛,本尊如今就这一副骨骸,哪里来什么肠子,惹怒了本尊,你会死的狠惨。”

骨魔的话音刚落,角落里传来一句沙哑阴沉的话语:“你敢动我女婿一根指头试试。”

“恩?”骨魔豁然转头,空洞的眼窝中射出两道冷幽幽的绿光,一口血红的巨棺如人直立着走过来一般,虽然从表面看只是一口棺材在移动,但却给人一种一座大山靠近了过来,带着磅礴无匹的气势。

“嘿嘿!你也是个囚徒,真是同病相怜啊!”骨魔冷笑一声,突然暴起,黝黑光亮的骸骨上释放出滚滚魔气,十指如钩,闪烁摄人心魄的黑芒。

“嘭!”

昏暗的地牢中冲起一片璀璨的光团,乌光和彩光奔涌,骨魔不愧是真魔界的一尊人物,仅仅是简单的一爪便将巨大的血棺抓的爆碎。

漫天光华中,一个瘦骨嶙峋的人出现在视线中,正是被囚禁了十多年的神朝帝主,他面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分不清是感动还是感伤,被困棺中十数载,若是常人早已被活活气疯身亡,而今终于重见天日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