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男子野漂遇难留下孕妻支教乡村曾获美教师

2018-11-05 09:49:17

男子野漂遇难留下孕妻 支教乡村曾获“美教师”

顾小勇和李霞的结婚照。

野漂之祸

9月13日上午,《读写月报新教育》杂志熊辉,结伴重庆邮电大学教授编导专业老师顾小勇前往都江堰市柏条河野漂。自当日中午12点左右与家人失去联系后,经过约60个小时搜寻,15日晚22点左右,熊辉家人确认熊辉已经遇难,遗体在郫县三道堰镇境内被发现。(本报昨道)

9月16日,熊辉家人在磨盘山殡仪馆布置灵堂。而顾小勇的家人则到彭州、新都等地的派出所登记报案,并沿河道继续搜寻。但截至发稿,仍无音讯。

熊辉

15日下午,遗体被发现

9月16日清晨,吞吞吐吐近3个小时后,熊家亲友终于把熊辉罹难的消息,告知给怀孕5个月的妻子张洁、母亲黄女士和父亲熊建文。“希望他们能睡好一些,虽然晓得很难,”熊辉的妹夫赵逸林说,15日晚上他和妻子熊晓曦就已经通过公安机关发来的照片,确定熊辉已经遇难,但不敢告诉另外三位至亲。

从负责打捞上熊辉遗体的郫县消防处了解到,熊辉的遗体是在15日下午6点左右被发现后打捞起来的,赵逸林说:“发现尸体时,他戴着头盔,但身上没穿救生衣。”据郫县消防分析,熊辉的身体是受岸边树枝的牵绊,进而被卡住,“身体上有不少碰撞的伤痕。”

熊辉的生命似乎绕不开水

“他该是要到水里去的,太爱水了,”逃不开避不了的现实摆在眼前,熊辉的母亲黄女士喃喃自语,“这人啊,要是不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心里不痛快……”

邛海读大学

爱上水也爱上在水一方的佳亾

黄女士说,“他在邛海边上读大学,从此就爱上了水,”儿子离开老家西昌市德昌县前,没有接触过江河湖海,但去了大学后就变了样,“个皮划艇就是读大学的时候买的。”

爱上邛海的水,熊辉同时也爱上在水一方的佳人,“张洁的家就在邛海边上,出门几步就是邛海,熊辉买的皮划艇就放在张洁家里。”

怀孕以前,张洁总是和熊辉同行野漂,她说:“如果不是因为怀孕,这次我就跟他一起去了。”

泸沽湖支教

自号“打鱼郎”,夜宿湖中小岛

大学毕业后,熊辉离开了邛海,可他没有离开水。在凉山州盐源县泸沽湖达祖小学支教的两年,泸沽湖成了他无法离开的精神寄托。因常泛舟湖上,打鱼为乐,他自号“打鱼郎”。

“晚上的时候,他一个人划船到泸沽湖中间的小岛上,睡一夜第二天再回来,”熊辉对湖水的别样情愫,黄女士全都知道。

“他走的路不平坦,”黄女士感慨,“大学开始读的专业不是教育,是土地资源管理,读了一年后坚持换的专业。”

“他跟我们说,现在社会上的人,心境和过去不一样了,变得越来越不好,他想要改变这些人,”就是这样一种气魄,熊辉坚持要转读教育专业,“他说只有靠教育才能改变这个社会。”

黄女士回忆,熊辉当初非常坚决,如果不换专业,宁愿不读大学了。

在支教期间,熊辉经常把自己的思考撰写成文,投稿到后来工作的《读写月报新教育》杂志,“杂志社负责人很欣赏他,跟他说随时欢迎他去上班。”

柏条河野漂

懂水的他却被水夺走生命

确定熊辉出事以后,熊建文除了悲痛,还有深深的自责,“当时他一说要去漂流,我就坚决反对。怪我,怪我没把他拉住……”

今年4月份,熊父熊母从西昌老家搬到成都来与熊辉同住,几日前得知熊辉计划去漂流时,熊建文就严厉喝止,教训他不应该在妻子怀孕时去做这些有风险的事情。“那天(13日)早上我不在屋头,等我回来他就走了,”如今熊建文把揽在自己身上,觉得是他没把儿子看住。

熊辉选择在自己怀孕期间去漂流,张洁虽然有过担忧,但她也信任丈夫,“他7月份已经去过一次的,当时已经掌握了河道情况,算是踩点。而且去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查阅资料等。”张洁说,自从她怀孕以后,熊辉一直就没去漂流过,这次她相信熊辉是确认了安全的。

支教乡村小学获“美教师”

9月15日,熊辉失踪的消息引来了“大V”姚晨的转发。据悉,熊辉还曾因支教而与团队共同获得“2012中国美乡村教师团队”称号。

支教学校校长:带着皮划艇来支教 倡导电影教学

熊辉曾在四川凉山州盐源县泸沽湖达祖小学支教,而林子闳则在2009年起担任这个学校的校长。

“他对教育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他一直认为教育不应仅仅是考试,而是人生的成长、视野的开拓。他希望学生能参与其中。”达祖小学的教师并不多,在林子闳的记忆里,熊辉是一个非常热情、认真,有想法也能脚踏实地做事的理想主义者。

每一位来支教的教师,林子闳都会问他们的支教原因。熊辉的答案是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实现自我。“他在我们学校是个倡导电影教学的老师。”熊辉认为电影能将广阔的世界和社会展示给人看,促使人思考。

熊辉来了以后,学校办起了校刊。“爱心、希望、凝聚,埋下改变的种子——他年花开”,“这是达祖小学校刊的副标,‘他年花开’四个字就是熊辉写的。”林子闳告诉,那时为了办校刊老师们都写了很多东西,而熊辉的一首诗中的这四字则成为了学校校刊的副标。

熊辉非常爱学生,他细致到关心学生的青春期教育。“由于达祖那边孩子们上学较晚,六年级的孩子的都有15岁了,在毕业那年熊辉买了青春期教育的书送给他们。”同事赵丹告诉,2011年熊辉带的孩子们毕业了。熊辉考虑到孩子们生理和心理上的成长问题,特意买了两本书送给孩子们读。

据赵丹回忆,“别人来支教都只是拎了一个小箱子,塞了点衣服,他却拖着电脑、音箱、书籍,还有漂流的橡皮艇。简直是把整个家当都搬过来了。”

“他来支教都带着漂流的橡皮艇,可见有多爱这个运动。”林子闳说,我们很难相信熊辉已经离开人世。我想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们会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他。

顾小勇

截至16日,仍无音讯

新婚刚满月 丈夫野漂失踪

“亲爱的,你还欠我一场婚礼”

8月10日刚办婚礼,顾小勇夫妻正处在蜜月期。9月13日,顾小勇和朋友熊辉相约去都江堰漂流,已经失联3天。如今,熊辉的遗体已经在三道堰处找到,而顾小勇依然音讯全无,他的新婚妻子李霞正心急如焚地寻找他。“只要有一点可能,我都要去试试。”李霞告诉华西都市报。

妻子一天跑3个公安局

见到李霞时,双眼通红的她正在彭州市公安局门口询问民警。李霞的表嫂王女士说:“她昨晚一直翻来覆去,几乎没睡着。”

“一大早,我们就去了成都沙河源派出所辨认一具尸体,结果不是。”确认不是丈夫后,李霞又庆幸又心急地去了郫县三道堰派出所。和家人商量后,她们决定兵分两路,李霞去周边所有可能的区县报案,找线索,而姐姐和表嫂则继续在熊辉遗体打捞地三道堰附近搜寻。

16日中午1点,李霞来到彭州市公安局。“我想确认从13日到现在,在这边是否发现过无名尸体。”李霞询问着值班人员,表情凝重。“我们这边晚的是9月5号找到的。”值班人员说这几天没有无名尸体登记记录,李霞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焦虑丈夫仍无音讯。

1点36分,李霞紧接着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新都公安局。“如果顺河漂流,可能会到这边。”一路上,李霞握的手就没有松开,不断刷着、短信,查看有没有人发现线索。

“目前没有发现无名尸体。”新都110告诉李霞,“人不见了,但失踪的皮划艇总该在啊,是被水电站拦起来了,还是漂到下游去了?”

都江堰河流较多,跑遍周边所有河流一一搜寻,得耗上好几天。李霞虽然知道“地毯式”搜寻希望渺茫,但仍不愿意放弃。她甚至想到把周边乡镇医院的联系方式查到,一一打去问,是否有昏迷或者不明身份的伤员被送到医院,然而都被否定了,“有这种情况医院自动会报警。”李霞告诉,“小勇的爸爸会从兰州赶来做DNA记录,假如找到了人,也能及时对照。”

丈夫在黄河边长大水性好

“小勇是兰州人,从小在河边边长大,小时候就在黄河里玩水。”李霞告诉,顾小勇和熊辉都是漂流发烧友,从大学时代就常结伴漂流,而李霞、顾小勇、熊辉三人从大学时代起就是很好的朋友。“他不喜欢人工的景点,一般都去野漂,大概每年会有一次。”志同道合的两人在各方面都很互补。“以往他们一起漂流我从来不担心,一个人没想到的,另一个总会想到。”

据李霞的好友透露,原本顾小勇夫妇打算办三场婚礼。“新娘的老家重庆办一场,成都办一场,剩下一场隆重的在新郎老家兰州举办,婚礼原计划在国庆或者春节举行。”而如今,顾小勇的失踪,也让这场原本应当盛大的婚礼遥遥无期。

相爱7年他从不“玩消失”

走进李霞和顾小勇的婚房,还洋溢着新婚的甜蜜气息。然而讽刺的是,此刻的李霞正坐在电脑桌前,焦急地搜索着丈夫失踪河段的信息。“现在关键的是找到小勇漂流的河段,只要有一点可能,我都要沿着河岸,一段段,一寸寸地去找,那怕走着去也行。”

李霞说,从大学起,两人就是同窗,相爱整整7年。“即使分居两地,他也从没让我担心过,总是短信不断,他从不会让我找不到他。以往他漂流,我都不会打给他,因为怕他手里拿着桨,接不安全。而小勇漂流到安全地点,或上岸了都一定会给我打报平安。”

临走时,李霞还在家中等待从兰州赶过来做DNA采集的小勇爸爸。表嫂王女士不放心,叮嘱李霞:“你吃不下饭也要吃点水果。”李霞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放心吧,家里还有苹果,那些都是小勇买的。”

华西都市报谢燃岸李媛莉袁慧君 见习李姗姗摄影雷远东

提醒

玩野漂:风险高需专业培训

相比景区漂流,“野漂”危险性高,因此专业人士建议一定要经过专业培训和做好准备工作。

“首先要知道,漂流本身就是一项探险活动,肯定是可能会出事的。”华西都市报刘建,是户外运动爱好者,曾多次漂流长江,是专业的漂流人士。

“要保证安全,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到位。”刘建表示,踏进陌生水域时,一定要做好“踏勘”工作。所谓“踏勘”,即是亲自到现场,勘察整个河流情况,绘制水情图,选择好漂流方式,以及拟定应急救援措施。“提前知道叠水即水流险的地方,便能选择船从那儿经过比较安全。如果发生事故,备用船只在那儿救援比较合适。”

尽管柏条河河水不深,但是却有不少急流。刘建告诉,虽然没有在柏条河漂流过,但曾经去看过。“正所谓‘欺山不欺水’,越是小河流越要小心。”因为小河流石头较多,岩石大,丰水期时水流落差大,要更加小心。而且,手套、救生衣和头盔是必备的护具。

“前期也得进行专业的培训,比如橡皮艇翻了以后怎么爬上去,这个是很重要的。翻船以后要仰泳,而且脚必须在水流的前方。否则头容易触到石头。”刘建表示,除了路线要充分考察计划,人必须做好充分准备以外,皮划艇的选择也很重要。“那种很普通在游泳池里划的塑料艇是不行。”

“船”“人”“路线”三点必须严格把关,这样才能限度的保证安全。

柏条河:能漂流但水流很急

“熊辉漂流过这么多次,真的很难想象这次会出事。”熊辉的朋友们都表示难以理解,而熊辉的妻子张洁也表示,熊辉曾说过柏条河漂流比较安全。

那柏条河到底是否安全?从小在柏条河边长大的汪先生表示,柏条河整条河上没有修建闸门,保留着天然河道。它从都江堰闸口,一直到团结镇,沿途20公里没有水电站。水很浅,仅1米多左右。从漂流的角度来看是比较合适的。

“以前这条河的功能是运送木材。那时候陆路不通,阿坝州的木材就沿着河道一路漂流运送到成都。”这也是这条河名字的来源。

“这条河虽然不深,但是水却冷,水流很急。有些河段有回水,漩涡,还是有点危险。”汪先生说虽然自己从小在河边长大,但是却从来不敢去漂流。

红中麻将代理
智能还款
洒水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