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大动荡大类资产配置是降低风险提高

2019-03-27 19:27:33 来源: 河南信息港

A股方面,泰达宏利基金周琦凯认为,近期市场呈现出一些新特征。,市场波动有所放大;第二,此前机构青睐的绩优白马股也一度出现非理性大幅下跌。从历史经验来看,上述现象表明市场下跌可能已经步入尾声阶段。

上周美股大幅调整,并引发全球各大市场跟风,其中A股和港股波动亦加大。据中国证券报了解,不少机构近期增加了空头仓位,以追逐收益或规避风险,大类资产配置亦成为不少机构的避险 利器 。

做空对冲

近期,包括美股在内的全球权益市场波动加大。多位机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表示,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既有做多的波段机会,也有做空的波段机会,适合多维度作战。

玖富国际首席战略官李炜表示,今年参与做空的机构越来越多。 港股方面,今年很多机构看空腾讯,以目前趋势来看,有机构甚至直接看空恒指。美股方面,目前做空科技板块和纳指的较多。 另有早期做美元基金的机构表示, 我们美元对冲基金今年做的还不错,主要针对美股的中概股进行多空操作。

面对不确定性增加的市场环境,更多机构则是通过做空来对冲风险。景泰利丰香港CEO管宇表示: 今年预判市场可能存在比较大的系统性风险,因此我们在指数期货层面做了沽空,下调组合市场风险暴露度至零。此外,针对基本面不看好的股票,我们在个股层面也做了沽空。 他进一步表示, 9月以来市场波动加大,我们于近期动态调整了对冲的头寸,对冲的力度更大一些。

一家持有空头仓位的香港机构表示,并不是每只个股都有对冲产品,只有具有一定流动性的个股才会参与。 我们对冲是以平滑收益为主,通过衍生品等对外汇和个股进行对冲。 至于汇率对冲,有些机构表示, 资金都在境外,港币和美元之间相互挂钩,所以不太需要对冲。

拔萃资本董事总经理杨杰也表示,从股票市场而言,对冲下行风险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卖空有代表性的股指期货,减少市场的beta风险;二是直接做空个股。但这种方式相对较难,需要对个股的基本面等因素把握得相当准确;三是买股指的看空期权。

大部分比较主动做空的机构都是对冲基金。他们的投资目的是通过做空来获取较高的回报。相对中长期投资的机构只是利用做空来进行组合的下端保护,也可以说是被动对冲。 杨杰表示,港股方面,今年观察到很多对冲基金增加了港股的空头部位。美股方面,从中期来看,美股的波动率从2016年的谷回到历史平均水平,这样的波动总体而言是比较中性的。 随着美联储进一步加息,市场的情绪也会变得更加不安。但如果机构是偏向中长期的以多头为重的方式进行投资,并不需要做过多的对冲,因为对冲本身也不是免费的午餐。 他说。

进行大类资产配置

东方不亮西方亮。大类资产配置是降低风险、提高收益的有效途径,也是大资金的重要投资方式。当前,不少机构正是通过大类资产配置来降低风险,获取收益。

通过资产配置来规避风险,主要原则是从投资者本身的资产分布状况出发,寻找低相关性的资产。当前时点,比较有意义的大类资产有大宗商品中的黄金和原油,股票资产中的新兴市场和美国成熟市场,以及固定收益产品。 管宇表示。

从配置角度,要看长期和资产之间的相关性,同时还得强调分散化。目前来看,全球各种因素交织,不确定性和相关性都较高,不见得股票危险,债券就安全。短期来看,安全的可能是货币。 李炜表示, 至于货币本身,美国加息未变,美元可能还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的强势。

有资产管理机构则会定期对全球各类大类资产的配比进行调整。蓝海智投首席执行官刘震表示: 当前对美股配比达50%以上,欧洲和日本市场分别配置10%左右,债券配比10%,剩余主要配置房地产基金等资产。

杨杰表示,一般来说,如果组合有个资产类别,风险调整以后的回报可以得到较大的优化。配置的比例可以通过一些流行的组合优化模型来进行计算,使得组合的夏普率达到。目前另类资产比较受青睐,包括对冲基金、PE、REITS、私募债等等。

一家私募表示,目前通过股票和期货的结合来分散风险。 期货方面,我们觉得 工弱农强 ,工业品很难有太好的表现,供给侧的影响在减退,需求在地产的驱动下逐步走弱。周期性股票在估值上优势比较明显,提前反应了悲观预期。因此,采用空商品,或者空商品买股票龙头的思路。 他说。

耐心等待机会

在当前微妙的市场环境中,美股、A股等权益类市场的后市可能出现什么走势呢?

在管宇看来,由于美国经济去杠杆已完成,美股的基本面良好。 美股方面,经济增长、就业率等指标相对健康,即使当前美股估值与新兴市场横向对比处于高位,但估值高低并不是考虑看空的因素。经济周期的不同步决定了新兴市场仍处于探底过程。

刘震表示,尽管美股近期出现了10%左右的调整,但综合来看仍是的选择。由于减税和监管松绑,以及全球贸易秩序的重新平衡,美国经济预期将持续发展,

全球市场大动荡大类资产配置是降低风险提高

企业盈利进一步增加。而持续加息也进一步提高债券利率,大量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此外,欧洲和日本等成熟市场也表现不错,亦保持配置。但同样由于上述原因,对新兴市场相对悲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