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令

2019-06-27 13:31:37 来源: 河南信息港

“这里是……”云知从惊讶中醒来,发现自己居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面。﹣杂∩志∩虫﹣“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下,云知抬眸,端详一会儿站在面前的女子道:“你是花族的人,天之战场边沿的医帐。”闻言,女子停下准备离开的脚步,回头看一眼云知。沉默、迟疑、思索一会儿道:“你好好休息,等人齐后就送你们出天门。”云知轻轻嗯一声,低头看一眼自己手臂,就听到女子道:“无颜及时帮你处理伤口,不然就算命保住了,你的这条胳膊也得废掉。”是花无颜救了她,云知依旧轻轻嗯一声。花族女子道:“我是无颜的姑奶奶,会让他对你负责的,你不必难过。”云知不以为然道:“花前辈,云知守礼却不迂腐,无颜师兄不必对我负责。再说医者父母心,在你们的眼里应该当无男女之别。”“我侄子这么。”“十大世家的子弟,哪个不呀。”“论相貌,有谁比得过我这侄儿,你真的不考虑。”“前辈,相貌不是婚姻幸福的依据,一切随缘吧。”云知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看着伤口道:“前辈,我的毒解了吗?后继还需要注意点什么?”“在我回答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花族女子在床边坐下,俯身看着云知的眼睛道:“你身体里的是不是有同命蛊,是谁给你下的蛊。”“是无颜君风颜。”云知坦诚地回答,无所谓道:“前辈不必烦心,云知不会对风颜那种人动情。”花族女子不解地问:“你为何会觉得,我会担忧你会对风颜动情,你我无亲无故不说,且我完全不了解你。”“前辈不是关心云知,是关心天门的安危。”云知不认为自己的身份,足以让花族的天娇出手救治自己,的可能是怕她会受风颜影响。想到此,云知淡淡道:“前辈,您可知道,无颜君为何会受控于妙族。”花族女子迟疑一下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比较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一只同命蛊不在风颜身上。”云知不由愣神,回过神时花族女子已经离开,起身走到窗前,就看到一堵似乎跟天空连在一起的城墙。“天之战场就在上面。”轩辕珏从外面走进来,云知回过头道:“我可以去海眼看看吗?”很快她从轩辕珏的表情看到答案,轩辕珏安慰道:“时间有限,等人齐,我们就会被送离天门。”过没多久,云知就听到许多熟悉的声音。莫家双胞胎、容若、云璟他们来了,时间就来云知他们。四人身上都不同程度地挂彩,云知帮他们处理一下伤口,就接到他们可以离开的通知。离开前云知回头仰望一眼高耸入云的城墙,随着众人一起走到传送通道,通道开启后不过须臾间就回到竞技场。天门内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只是有些人永远留在梦里。不少有亲人在场的门生,纷纷投向亲人的怀抱,云知跟其他师兄、师姐一起走到容轻尘面前。“你怎么来这?”容轻尘正想安慰众人时,看到云知也在场,有些冒火地问一句。云知顿时一阵莫名其妙,不解地问:“不来这去哪?胤国学院还没开除云知学籍,云知还是胤国学院的门生。”“别装糊涂。”容轻尘抛下一句话,就去关心别的门生。云知瞬间明白容轻尘指什么,看一眼不远处的莫言尽和双胞胎兄弟。思考一下后摇摇头,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很安静、耐心地等待,仿佛她不是刚从天门出来的。“云师妹。”云璟朝她走过来,坐在她身边。云知好奇地问:“云璟师兄,你的家人没有过来吗?”“谁还会记得云族。”云璟的语气里有些讥讽,云知淡淡道:“云族做事,从不是为了让世人感恩他们。”“云师妹……”“云族的绝学,需要有一颗无欲无私的心。”云知让云璟感到震惊,半天都没有接话,云知淡淡道:“你的心若只有云族,便看不清这天下有多大。你的心若只有自己,便看不到云族的路。”“云师妹,你能把话说明白些吗?”云璟不明白,自己为振兴云族而努力,有什么不对吗?闻言,云知垂下头道:“你们这些年经历了大起大落,原以为你们会明白因果,看来是我高估了你们。”“你……”“你们好自为之吧。”云知起身,独自走出竞技馆。云璟却跟着走出来,云知无奈停下脚步道:“云族,嫡系因庶系而强,庶系而嫡系而荣,你们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云族。”“真正的云族?”云璟心里充满疑惑。“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云族的没落便是从嫡庶离心开始……”“妙族也是在此时屈起。”云璟似有所悟地插话,淡淡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还有能挽救吗?”“或许吧。”云知留下一个模糊答案,就消失在大街的人流里。望着云知消失的方向,云璟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转身要往客栈走时,就看到容轻尘一脸匆忙地走出来。“……”“你看到云知没有?”云璟方想行礼问好,容轻尘就抢先问他。云璟没有说话,朝云知离开的方向指了指,容轻尘马上快朝那个方向走。回头看到容若他们出来,云璟迎上前问:“元序君急着找云师妹,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容若想一下道:“我方才一直跟着元序君身边,好像就是发现云师妹不见了,就急急出来找。应该是担心云师妹会遇上危险。”“云师妹往那个方向走了,不过没说去哪。”云璟指指云知离开的方向道:“元序君已经追,应该很快能追上。”“大街上人那么多,恐怕不好找,我们……”容若话说一半时,就看到莫言尽带着双胞胎出来,一行人恭恭敬敬地朝莫言尽行礼问好。“怎么都站在这里?”莫予昭见他们站在这里,以为是有什么新鲜事。云璟刚想开口,容若却抢先道:“天门出来有些饿,正商议找家馆子吃东西,两位要不要一起。”莫予晗见容若言词间有所隐瞒,沉吟一下道:“你们且去吧,只是回来太晚,把云师妹给饿坏。”“自然不会忘记云师妹。”容若笑着拱手,给其他人一个眼色,拽着云璟往云知离开的方向。走远了方松开云璟的手,拱手道:“云璟兄,流光君素来不喜欢云师妹,若让他知道云师妹擅自离开,对云师妹的成见定会更深,不若我们先悄悄去找。”“盛世学院的人也在城中,大家遇着能避则避,避不了马上发求救信号,万不可逞强。”容若仔细交待一番众人后,跟云璟往云知可能去的地方找,个便想到云知吃的臭豆腐,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同一方向走。容轻尘一路追着云知,来到城门口,一下便明白她的意思“你就打算这样,不辞而别。”容轻尘拦住云知去路,面色不愉地问,难道不知外面有多少危险等着她吗?云知没料到容轻尘会追过来,见过礼后道:“外面危险,原是云知一人的事情,若云知跟大家一起离开,岂不是要连累大家性命受威胁,不若云知先行一步,待事情安稳后再回学院。”“你一个人如何应付得来?”容轻尘自不会轻易让云知离开,撇开云知是他的门生不说,更是至友的血脉。云知不以为然笑笑道:“元序君既知云知身份,便明白云知不会孤身迎战,云族虽没落却没有彻底没落。”“你要面对的不只是妙族。”容轻尘提醒云知,除妙族外还有一个仙乐宫,仙乐宫也一直对云族虎视眈眈。仙乐宫?云知想一下笑笑道:“放心,我有办法应付仙乐宫。得走了,再晚可会失去先机,告辞。”行过辞别礼,云知转身头也不回走出城门。望着云知的背影,容轻尘却说不出挽留的话,云知的话太有道理,没理由把别人带到危险里面,毕竟那是妙族、是仙乐宫。出了秦城,云知并没有往胤国的方向走,而是往宸国境内的大荒山走,才走没多远就在旁边的茶寮的里看到容错。“你会知道我要去哪里?”云知坐到容错对面,她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她会独自离开的意思。容错从脚步边的食盒里,取出一小碟臭豆腐,道:“再吃一回,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云知接过筷子,熟练地夹起臭豆腐。容错又取出一个杯子,给她倒同一杯阴山冷泉,却始终没有提起同命蛊的事情。“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云知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自己一定会走这条路,一定是在这个时间离开。“妙族、仙乐宫,都极度危险,你不会让大家跟你一起涉险,为了不惊动任何人,你一定会选择突然离开,确保消息不被走漏,让对手措手不及。”容错轻声述说,云知一直是那种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他也一直很清楚。“需要帮忙时,记得给我传信。”容错一再叮嘱云知,继续道:“你看我,天天困在云起阁,困在秦城,找机会也给我一个外出的借口。”“云知明白。”云知笑而不语,困住他的从不是容氏家法律规,而是外面没有能吸引他的事情。认真吃完碟里的臭豆腐,喝完杯子里的泉水,云知起身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是非公子,就送到这里吧。”“好,路上小心。”容错取出一块令牌,道:“清除妙族、仙乐宫,容氏也出一分力。”云知没有拒绝,接过令牌收好道:“你自己也小心,盛世学院突然出现,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小心提防吧。”“放心,我提防着,你赶紧上路吧。”容错想问云知伤好得如何,终没有问出口,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才往秦城方向走。云知突然就离开秦城的事情,直到三天后胤国学院门生离开时才被人发现,并且很快就传遍整个古泽大陆。如今各大势力都在暗中寻找云知的行踪,可惜始终没有传出半点消息,两个月却传出妙族在某在的势力,被人彻底清除的消息,再次震惊整个古泽大陆。很多人都猜测这是云知所为,可是一想到云知孤身一人,又觉得不可能。云起阁。容错看完论榜后,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树。婆罗树在云起阁长得很好,开着拳头大的白花,朵望去都像一轮满月。绿叶白花,清清白白,不染半分俗艳,每次看到这些花朵,就像是看到云知坐在面前抚琴,端正庄雅,淡然超凡。“你安好,说明她也安好。”被无视半天的容家主,终于找到借口说话。容错微微垂下头,淡淡道:“父亲,是非不想坐在这里等消息,您可会支持是非的决定?”容家主迟疑半晌,良久才回答儿子:“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将来一定会后悔、遗憾,父亲支持你的决定。”“谢……”“先别急着谢,放你出去也是有要求的。”容家主阻止儿子行礼,一脸严肃道:“你这次出门,一定要东南西北四人,不然为父是不会放你离开。”“好。”容错爽快地答应,当即给云知发信息。云知此时正身在大荒山上,看到容错发来的消息,回了一句话:“事情不是我做的,你到胤国学院等我吧。”退出论榜后,云知看一眼所处的山洞四周,洞壁上到处是娘亲留下痕迹,除里族里面的武功绝学、曲谱,还有娘亲跟父亲的山盟海誓,可惜今天她要统统抹除干净。云知细细观摩过娘亲和父亲在一起生活过痕迹,迟疑一下抬手抹除干净,只留下族里的武功绝学和曲谱。山中不知岁月,云知在山上待了两个多月,两个多月一直以祝余草充饥,想起路上看到的不少蕈子,如今外面雨水正多,正是吃野生菌的好时机。刚走出洞口就猛地刹住脚步,望着立在山洞前的身影暗暗咽了咽口水,暗道:“真是活见鬼,他怎会出现在这里。”恭恭敬敬上前行礼道:“晚辈云知拜见流光君。”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鄂州牛皮癣好的医院
牡丹江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邢台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