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郭庆祥我和吴冠中的故事

2018-12-03 16:30:10

郭庆祥:我和吴冠中的故事

郭庆祥

“棒槌”踏入艺术宝库

认识吴冠中,从吃闭门羹开始。

1993年,北京人艺着名导演梅阡到大连,我去拜访他。老先生是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话剧演得好,书画也了得,我去,是为向他讨教书画的学问。

那时,论艺术收藏我是个“棒槌”。1992年我才开始涉足艺术品收藏,之前就是一个经销家具等生意的商人,何为艺术我懂得不多,买东西都听人家的,结果老是上当,去拍卖场拍来的幅艺术品就是假的,几十万元一下子就没了。所以那时急于学习书画知识,如饥似渴。

与梅先生交谈,他看出了我的问题,就说:“我有个建议,不知你是否愿意?如今很多老画家年岁大了,他们是国家的艺术瑰宝,可惜过去没人重视他们,现在也不见有谁在整理他们的创作经验和理念。你小郭热爱艺术,这么好学,做生意也赚了些钱,能否拿出一部分钱来投资拍摄一部专拍画家的大型纪录片,把古原、吴冠中、吴作人、李可染、董寿平、黄胄、何海霞等老画家们,趁他们健在,把他们每人一集或数集拍摄下来,为国家建起一套纪录中国艺术发展的音像资料库。搞好了,你不会赔钱,而且还是一个向他们直接请教和学习的好机会。”

于是我投资百余万,组建摄制组,请央视名主持,采访、拍摄全国80岁上下、成就斐然的书画大家,纪录片的名字就叫《八十瑰宝》。

拍摄《八十瑰宝》,几十位老画家一听都很支持,跟我们合作得很好。唯独俩人谢绝,一位是吴冠中,另一位叫石齐。吴老先生就说他岁数大了,要把所有时间和精力用于创作上,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里他几次谢绝,怎么商量都不成,连人都不见。开始我以为他是谦虚,后来知道这是他的性格,创作之外的东西,名誉、官位、金钱,他全没兴趣。再后来,我才知道老先生说的就是大实话,八十了,他仍然坚持创作,视创作为人生的使命。

吴老不入《八十瑰宝》,是这部片子的一大遗憾。但说实话,他拒绝了我,反倒赢得了我对他的敬佩,激起我对其人其画的兴趣。拍摄过程中,我果然学到很多东西,不说那些大家如何亲自启发指导你,好东西、真东西你看多了,你鉴赏艺术的眼光、视角自然也就发生变化,回头再看你过去曾经喜欢过的一些东西,发现是那么苍白、俗气。也就从那时起,吴冠中的作品,尽管当时人们对其绘画艺术还有些争议,但却越来越引起我的注意,无论在那,他的画作,都能让我驻足,其画中丰富的艺术语言,意境深远的画意,总能激起我强烈的艺术感受。于是,我就开始收藏“吴冠中”,几乎是见画就买。记得很清楚,那时北京荣宝斋老经理米景阳是我进入收藏界的位老师,当初我藏“吴冠中”,他曾极力反对,直至十年后,他才开始赞赏我的眼光。

人生难得的师长

真正认识吴冠中,是6年后1999年。

那年大连市政府有事请吴冠中到大连。吴冠中时任全国政协常委,大连市政协主席林庆民出面接待他。之前林庆民打招呼给我,说你跟老画家们熟,到时你参加一下。我一听非常高兴,那时吴冠中的画作我已收藏了二十多幅,我相信自己收到的都是真品,但让作家本人给看上一眼岂不是更为踏实?而重要的,是借机结识这位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方便日后继续向他请教和学习。

会见时,林庆民跟吴冠中说:“我们这有个搞收藏的,叫郭庆祥(微博),收藏不少您的作品。”

吴冠中说:“我听说过这人,但是不是我的画?我不知道。如今仿品太多,我的作品本来就少,散在外面的,除被专业部门馆藏外,几乎都在海外呢。”言外之意是,他的作品、而且是很多的作品,不可能会在大连郭庆祥手里。

接到后,我带着三幅画兴冲冲赶到吴冠中下榻的酒店。双方一见,不说客套话,就看画,一看老先生就愣住了。

《泼墨漓江》,老先生一见,激动的神情溢于言表,端详良久,方说这是他的一张“泼墨”,是他走遍漓江后,艺术创作上胆的一次探索,上面的两句诗也是他自己创作的。

第二幅画《香山春雪》,老先生边看边说:“这是我送给美国朋友的一幅画作,此君酷爱中国书画艺术,怎会把画卖掉呢?别再有了什么难处?”

第三幅画《竹舍》,老先生看后想起很多往事,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荣宝斋去日本办画展时,从他那里拿走了这幅画,不想却给弄丢了,后来据说是被一个裱画的师傅给偷走的……

三幅画老先生看得别提多仔细,那感情,像是抚摸自己久别重逢的3个孩子。我奇怪地问他,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您那么多的作品,每幅都能记得这样清吗?

他说:“我的每一幅画,都像我的亲骨肉一样,都是十月怀胎,都是养育出来,全都饱含着我的真情实感和心血,我怎会不记得呢?”

一句话,把我感动得要命。怎样的作品,才算是真正的艺术?怎样的画家,才算是真正的艺术家?这下我明白了,艺术是十月怀胎酝酿出来的,是千锤百炼创造出来的,她是画家真情实感的再现,而绝非快餐式的速成和毫无新意的复制。我曾买过一位知名画家的作品,两百张画,定金一交,首批一百张没过多久就给送来了,打开一看,内容严重雷同,除人物的姿态和位置略有变化外,几乎就是复制。心想他怎么画得这么快?就到他北京的画室去探营。一看,好嘛,他把一张张画纸挂满一墙,大笔刷刷刷,画脑袋,七,八张画纸上全画脑袋;画身子,所有画面上又都全画身子……整个一个流水作业啊!我想这样的画家,他散出去的作品回来后,肯定说不出它的底细来。两厢一比,显出吴冠中创作精神之伟大。

后来,我把我收藏的二十多幅“吴冠中”,统统拿到北京给他老先生看,他惊讶我收藏的居然全都是真品,要知道那时社会上仿他的伪作已是很多了。因此他赞赏我的眼力,同时也知道了我对他的艺术以及他本人研究得挺深。或许是觉得我能读懂他的艺术,于是他就交下了我这个朋友,那年我37岁,他80高龄,真正的忘年交。

收藏“吴冠中”的收获

收藏“吴冠中”,收获有两个,一是得到他珍贵的艺术瑰宝;二是学到他伟大的人格。后者,更是一笔无价的财富。

接触吴冠中,很多事情让我感动。譬如,每当我在社会上发现、并要收藏他的那幅作品时,都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今某些艺术家,牛着呢,作品早已满天飞,还说张张是佳作,幅幅是精品。吴冠中不,他的作品,被人高价放在拍卖场上,我去竞买,是在抬高他的身价,可他有时却不同意我买,他就直接跟我说:“那幅画不值得你收藏,你不要为它花掉那么多的钱。”后来才知道,老人家创作上精益求精,做人更是严于律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活远没现在方便,朋友、邻居们经常帮他干活儿,买煤买菜扛送煤气罐什么的,他就拿画谢人家,他画这类的画时,画得比较随意。后来,这类的画作竟成他一种心病,他后悔当初的随意,就想收回这类的画。怎么收呢?他或是画张好的去和人家换;或是给人家一点钱,把老画买回来。而一旦收回这种画,他就把它撕掉,他说他并不是想要维护自己的什么名声,而是要为后人负责,要把真正的艺术留给后人。所以,他有时就建议我不要买他的某些画,胸怀坦荡得犹如海洋。“回收”自己的作品,试问有几个画家能做到?

再就是,从吴冠中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家?老先生从不像某些所谓大师那样,追求名车豪宅,他物欲极低,包括衣食都很简便,吃饭就是稀饭、咸菜或面条。他毕生的精力全都投在了创作上,直至去年年初他去世(病逝于2010年6月25日)前我去看望他时,他仍在坚持创作,是时他已91岁。他老伴讲给我一件事:创作丈二的《高梁》时,吴冠中清晨6点钟进去,没喝一口水,不吃一点东西,一干就是8个小时。老伴儿深知他创作时不许有人打搅,还是忍不住端进画室一杯水,递到他跟前。岂料他看都不看,“啪”一个反掌将水打得洒在地上,表情还很愤怒,把他老伴儿气得可以。事后,等他把画画完,走出画室件事,就是向他老伴儿郑重道歉,说:“对不起,刚才我太投入了,你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研究吴冠中,我知道了真正的艺术品,它是怎样被创作出来的,它必须是浸透了一个艺术家的全部智慧和心血,饱含着画家真实的情感。像某些画家,成天就想着怎么出名、怎么赚钱或是怎么当官?他名头再大,我劝你也不要去买他的画,因为他的心思没在画上,他卖给你的是技巧,绘画的技巧,而不是艺术的创造。

“吴冠中”净化了我的心灵

结识吴冠中后,更加坚定了我收藏“吴冠中”的决心。拍卖场上凡有“吴冠中”出现,我重金抢购,势在必得。

2004年,出自对吴老先生的崇敬,我要给他办画展,而且要办到欧洲去。当时有人尽弄一些很丑的东西把中国人画得像傻子一样的画作拿到国外去现眼,我非常气愤,非常反感,中国人是那样吗?就知道咧着嘴哈哈地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国的书画艺术就是这德性!我要让世界欣赏到中国当代美、阳光、艺术感染力的艺术品。

经我动员,吴先生同意了我做这件事,但说,那就要把它办好,展出去的必须都是精品。我觉得我藏的“吴冠中”都是精品,但他不干,还建议我去借展几幅他认为不错的“吴冠中”。他的画在那?香港、台湾地区,新加坡、美国等,基本上他都知道,他打跟人家联系,然后由我去借。而这一借,就借出了许多有趣的故事,为什么?那些画太美了,我一见就舍不得撒手。

一幅丈二对开的《竹林》,上世纪九十年代被新加坡一位商人收藏家买走。一见那画,我非常激动,真正的诗情画意,美不胜收。对方不愿借给我,怕丢,怕毁,顾虑一大堆。我说干脆您就卖给我吧,价钱由你出。不想人家不差钱,舍不得出手,次就没谈成。谈不成不行,事后我一趟趟地飞往新加坡,找他吃饭,聊天,交朋友,直至第四次,他才同意把那《竹林》转让给我。

《竹林》回家后,先去拜见她的父母吴冠中。老先生一见是那么激动,我想请他题个字,久别重逢嘛,写下心灵的感受。老先生说:“唉,一个字也不能写,岂可画蛇添足?坏了画面的美。”

另一幅《玉龙山下丽江城》,在美国的一位朋友手里。我按线索追到洛杉矶,对方说画已转给加拿大温哥华一位藏家。我马上飞到温哥华,得知对方半月前去了香港。我追回到香港,反复动员、央求人家,才让人家让出了这幅画。

诸如这样的事例多着呢,几乎每件藏品背后,都藏有一个曲折的故事。2004年6月,吴冠中画展首先展在法国巴黎,70幅画作,全是“吴冠中”的精品、我的藏品。画展非常成功,展厅天天挤满观众。

收藏“吴冠中”,教我学会很多东西。比如就说收藏,如今大江南北收藏热得邪乎,各界人士、各路人马一拥而上,疯狂而又盲目地抢购某些所谓名师大家的作品,结果买到手里的尽是一些粗俗之作,而非艺术的精品。

在此我讲我和吴老先生的故事,不为吹嘘我和吴老的关系,而是想告诫涉足收藏的朋友,收藏前你一定要先学习,先研究,把书画艺术的内涵弄懂了,把书画圈儿里的事情弄清了,看清谁是真正的艺术家?那是真正的艺术品?然后你再去收藏。艺术家中有好坏,假若一个艺术家心路不正,心思没在创作上,他也出不来好的艺术品,不值得我们去收藏。

此外我还想再说一句是,此生我收藏了“吴冠中”,而“吴冠中”也在改变着我,他净化我的心灵,修正了我的人生。

时 间:9月20日

地 点:北京万达酒店

讲述者:郭庆祥

一个聪明透顶的收藏家

放眼社会,如今“收藏家”也多得可以论把抓。

好多企业家就因有钱,拍场上一坐就成了“收藏家”。可惜他们收来收去,到了还是“睁眼儿瞎”,让人骗得一塌糊涂,还在帮着人家数钱。

然而郭庆祥却是非常独特的一个,1992年以前他还是大连经销家具的一位商人,1994年以前他还是收藏圈儿里的一个“棒槌”,但他很快就成了精通书画艺术品收藏的一位大行家,拍卖场上叱咤风云,文艺批评唇枪舌剑,堪称是艺术品收藏的一位“老大”。他的变化为何这么大?就因他从一开始就走了一条聪明透顶的路子,他给全国的书画大师们拍摄大型纪录片《八十瑰宝》,拍摄过程中他拜数十位大师为师,勤学苦问,大师们的学问从头到脚地滋润了他;他和吴冠中交朋友,吴冠中帮他收藏“吴冠中”,使他迅速成为一名的艺术鉴赏家。

采访郭庆祥,是在北京万达酒店大堂中。和他不认识,时间、地点由他定,说好俩人那天各自从大连、天津奔北京。

那天先到,坐等在酒店大堂咖啡座里。斜对面三男一女,正在谈论着吴冠中的画作,主题是价值几何?其中那女子多次表白,说“东西”来自海外,真假绝无问题。听其讲话的男士说,不急,约好的朋友马上就到,等他看过后再说。郭庆祥专门收藏“吴冠中”,当即就想,这伙人别再也是等他?果然,呆会儿郭庆祥出现在大堂门口时,其中的俩人立刻迎上去,剩下的一男一女,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异样,愣一下,立刻提起身边的一只箱子,迅速走向相反的方向,从后门溜出酒店大堂。

郭庆祥谈笑风生地走过来,见过后,转问他身边的朋友,说不是要看画吗?人呢?他那朋友奇怪地说,刚就坐这儿呢,怎么转眼就没了?用找,对方连都不接。郭庆祥哈哈一笑说:“准是跑了呗。得,省事了,不看就知是假的了。”原来那女的是个画贩子,声称从海外收来吴冠中几幅作品,急用钱,愿意转让。买主认识郭庆祥,就把她带到了这地方。买主没告诉她呆会儿要见的是谁?而那女的偏又认识郭庆祥,并且深知他的厉害,所以老远一见郭庆祥,立刻逃之夭夭了。

采访尚未开始,已见识到郭庆祥在假画面前的震慑力。此人岁数不大,1962年生人;学历更别提,据说小学都没毕业,何以就修炼成这样?采访中他讲他学习收藏的过程,其中他与吴冠中的交往,让洞悉到他成功的诀窍。如今收藏热火遍全国,多少成功人士热衷于收藏,想郭庆祥成功的经历可能会给大家一些启迪,于是就动员他向读者奉献出这段“我和吴冠中的故事”。

专业制作标书
猎豹一号酒精测试仪
木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