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星尘 第五十章 悸动(四)

2019-10-13 06:54:58 来源: 河南信息港

永恒星尘 第五十章 悸动(四)

陈天风神情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头蹦出了两个字!

阴谋!

这是一个阴谋!

陈小生老家的小学门前,横七竖八的倒满了无数人!

有本地的村民,有外来的拍摄组!也有警察!

虽然没有血流成河,但他们...生前遍体鳞伤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死后,却全成了一堆干尸...

因为,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剧组的压着村民打,警察突然开枪鸣警后,也不知道是谁,动用了源力!一下子便一发不可收拾,乱了!全乱了!

村民就算人多,奈何修为低下,警察就算有枪杆子,可敢来华夏拍摄的剧组,内有不少的高手!还是一一落败。

后来,把警察和村民都打趴下以后,剧组的人并没有下狠手,只是警告众人,这事就此打住,他们也不想在华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至于那两个孩子的行为,托尼不管自己跟进了猪圈似得形象,拍着胸膛说这事跟他们剧组无关!

只是,都还没能误会解释完!

从剧组的后方,突然冒出了一个鬼东西!

人干案件,那罪魁祸首,正是那鬼东西!

此时的不远处,他还抓着那剧组的托尼,吸食着他精气血的一个白人!

从托尼的双眼中看得出来,到,他都是惊讶的,难以置信的!不甘心的!

口中还缠着声喊出:“是...是你!查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不得好...”声音软弱,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到,话都说不完,原本整个壮实的人,随着从他身上流出的某种气体被查理吸食掉!托尼整个人都急速变的干扁,全身的血色被抽干,整个人被缩水了一样,面貌变得苍白扭曲,皮肤干燥无比。

像是人死后,凉在了炎热的沙漠里,不但被晒干,还被风干...

异常的诡异!

陈天风微微眯起了眼睛,视角下移,那查理身后还躺着两个小孩的身体,也成了尸干!

这一切,如果真的是查理造成的,那么不难料想,这到底是个心思何等细腻的人,借刀杀人,还是让这个村子的人和剧组的人互相残杀!相互败北失去行动的能力,他事后只需要挨个收拾,或者说吞食他们的精气神即可!

打的一手好算盘!

那两个孩子!

在陈天风身后的窦队长脸色异常的难看,他说道:“陈长官,先前,先前村民与这精灵剧组的之所以混战在一块,奶奶说就是因为那两个孩子当众做了...那种事情!他们可还是孩子啊!村民们被刺激到,一下子就全疯了,恨不得将这些剧组的人都杀了大卸八块!”

“我来晚了,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们,他们全都失去了理智...”窦队长感到惭愧,怪他自己没能早些赶过来。

陈天风回头看了过去,窦队长身后还有两人,两个女人!一个老的一个小的!陈天风不会看错人,那小的女的,应该是战龙培养的地下分子,未来是可成为战龙的幕后战力的,她来这边,定然是在做任务。

至于任务的话,陈天风目光看向那个因为眼前的这一幕惊吓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的老人。

奶奶??需要一个隐藏着身份的战龙队员来守护,那她的身份?

“是陈小生的奶奶!”窦队长解释了一句!

闻言,陈天风不由的一怔,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皮疯狂的跳动!下意识的朝查理望了过去!

人干案件的凶犯,战龙那边的专案小组早有预测,对方是有目的性的沿途犯案!但未能定论下这凶犯是要到哪去,每次都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而且,对方似乎还有什么转移身份的异能!这才让战龙的一直吃灰,不能专注锁定一个人。

如今!

在陈小生的老家,对方居然没有在沿途犯案就走,而是施展了阴谋?让近乎全村的人和拍摄剧组的人,都解决掉,这...

他能有什么目的!

刚听到那位阿婆的身份,陈天风瞬间想通了什么!

他轻挑起眉宇,问道:“你到底是谁!来这边犯事,是因为陈小生当初得罪过你?”

“嘿嘿,没错,就是因为陈小生!你猜对了!可惜,现在的,可赏赐不了你什么。”

“可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你为何要迁怒于他们!”陈天风愤道!

‘查理’脸色狰狞了起来,尖叫着:“无辜?有谁是无辜的!陈小生杀过的人,有几个不是无辜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无论是谁,都没有什么怨言,可是,当初的我,只不过是他和他之间角斗中间的棋子!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招惹他!”

“在掌控了那种力量的他和他面前,我就是一只蚂蚁罢了!只不过披着较为光鲜的外表罢了!绑架他的亲人,只是我想摆脱那种现状,博得一线自由的机会,再也不受他的控制!”

“可是,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根本就不是我能掌控的!”

“那陈小生也欺人太甚!到了我们这样的境界,人,钱,地位什么不是信手沾来,什么我们不能拥有?可他,可他竟然因为两个人!因为两个软弱的蝼蚁!竟然把我的人,我的孩儿们,全部抹杀.

..”

“我恨啊!我恨啊!!我不甘心就那么死去!”

闻言,陈天风脸色剧变,指着查理惊叫了一声:“你!你是...你是教皇!”

查理多看了两眼陈天风,此时他,也不再掩瞒,他道:“没错!是我!陈天风,我知道你!你很不错!不愧是华夏战龙的新生代兵王,早前你脱离战龙为了报复‘黑鬼’组织,我还以为你异想天开,没想到这半年多的时间,果然被你拔掉了那个势力,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那个蝼蚁组建的组织,其实我早就想拔掉了,我在教廷任职的时候就一直想笼络他们成为我的暗下力量,可他们竟敢拒绝我,呵,说来,我还要谢谢你,替我灭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垃圾组织!”

“果然是你!你不是被陈小生杀死了吗!他怎么可能放过你!”陈天风道。

“是的!我的确是死了!不过,我又活了过来!”教皇脸色冰冷!

“上帝还是体恤我的,生机,意识被抹杀掉的我,仅凭着这股怨气,我发现我竟然泯生了一股新的意识!夺舍重生了!这股力量虽弱,可这样自由的感觉,我从未有过!没有任何限制,我能吞食掉所有人的精气神,我能成为任何一个人!”

“竟然让我重生了!那我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我要报复陈小生!我要把他所有珍惜的东西都抹去,我要让他也尝一尝这失去一切的感觉!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占据他的身体!将他的意识禁锢在体内,让他亲眼看着我如何杀掉他所爱的一切!我要他痛不欲生!”

教皇脸色狰狞的可怕,像是一个要嗜血的恶魔!眼珠恨不得瞪出来!睁得跟铜锣似得!扫视着周边的环境!他咧着嘴角笑着:“呵!可惜!等我赶到这边来了,发现陈小生竟然不在这里!”

“而且,这么多人,以我的力量也不能完全做到了无生息,所以,借着剧组和村民之间的不满,我操纵了这一切!”

“怎样,我做的这一切,你满意吧!”说着,看向了陈天风!

陈天风没有回复,身后的那个女性战龙队员却先喊出了陈天风的心声:“人渣!”

“你才是恶魔!你以为教廷是无辜的嘛,你们教廷这么多年来在暗地里做的事,在修炼界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陈小生杀你们,那是你们死有余辜!”

“嗯?”教皇眉宇微皱,下一刻,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当即,陈天风窦队长三人的脸色剧变!陈天风的源力也在这一刻从体内滚滚而出!

当他空气中似乎多了一些波动后,陈天风也消失在了原地!

寂静的空中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无形间忽然多出了两个人的身影!相相退出了数十步之外!

教皇惊疑道:“风系星海境初阶!”

停在窦队长他们上空的陈天风神情凝重,对于教皇这星江境圆满的力量,他并没有感到轻松,反而越加的警惕了起来!

有古怪!

看着左手掌心的一股枯黄色的雾气,似乎在馋食着自己的力量,以及血肉!

仅仅只是击飞,那短暂的触碰,陈天风就沾染到了这古怪的力量!似乎,这就是教皇赖以吸食人精气神的力量,显得很是诡秘!

浅蓝色的风源涌起,将这股雾气驱散,他才说道:“她还是新人,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为难她!”

“可恶!你要是迟一点赶来!我把那男的吸食掉,我怎会怕你!”教皇脸色难看,觉得自己失去了机会,若是能赶在陈天风到来前,把窦队长的力量也吸食掉,以他现在的圆满的境界,完全可以蜕变到新的一种境界!

到时候,就算陈天风是星海境中阶,他也自信能够一战!

现在,对方不但稳胜自己一筹,还有一个窦队长能够在一旁策应!这下子,局势就有些尴尬了!

胜算只有三成...

就在这时,昏倒在地上的阿婆醒了过来!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立即哭丧了起来,不时的拍着地,嘴里吐出着让人听不懂的当地方言。

陈天风是听懂了,让他心情沉重!

对此,似乎看到了什么机会教皇!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

“卫大哥,你们进来吧。”陈小丹打开了阳台的防盗窗户,卫军几人像是贼般的小心翼翼的爬进来,深怕多余的动作吵醒了什么人。

陈小丹轻拍着怀中的南梦,笑道:“呵呵,没事的卫大哥,他睡的很熟...”又想到从房间里传来的哭声,她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卫军点了点头,从先前窗外看到的一幕,加上陈小丹的话,他已经得到了一些答案!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是他嘛!”

“是他!”陈小丹狐疑,没想到卫军在外面搞了这么大的动作,都把整个小区围了,竟然还没有把情况肯定。

“确定嘛!”

陈小丹点了点头!

让她感到想笑的是,卫军及其身后的三人,竟然全都做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像是心头的石头被卸去,拍了胸膛后,还露出了轻松的模样。

卫军叹道:“回来了就好!回来的就好啊!”眼睛有些发红。

就近的刀脸李队道:“卫帅,这下子我们就该放心了,如果他是雷星神,真不敢想象这座城市会被毁成什么鬼样。”

“是啊,还好不是雷星神,若是他,恐怕我们就算来再多人也没用。”圆脸赵队说道。

卫军看去,方脸的钟队也点了点头认可他们二人的话。

卫军便道:“小陈,我能进去看看他嘛?”

“这到是没什么,只是他现在这样的模样,恐怕...”说着,陈小丹已经率先走到那房前,打开了门!

四人抬头望去,有着大厅的光亮,房间内的情景更能看的清楚,只见床榻上的那个老人已经保持刚才的姿势,紧闭的双眼,不断的流淌着泪水,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嘴中还不时的咛喃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

似乎听懂了什么,让陈小丹不由的脸色一沉,感到揪心般的痛!

她沉默着把门关了回去,把那个世界再次留给他。

她问道:“卫大哥,丽婷她,真的已经...”

“嗯,胡玫亲眼所见,就连她也毁容了!”

“什么?玫儿!那她现在怎样了?”

“她也过来了,就在这附近的一家酒店里。”

“啊?那怎么不叫她也一起过来?”

“胡玫早察觉到小生的气息,可是他并没有和她相认。”

“什么玩意!不认?混蛋玩意!就算丽婷真的走了!玫儿也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弃之不顾,这多伤人啊,不管他,卫大哥,你帮我叫玫儿过来,我想见见她!”

“这...?行吗?要是他醒来后看到...”

“爸妈在的时候有他们当家做主,这会,我就是这个家的主!有什么不行的!赶紧的卫大哥,我要看看玫儿。”

“好吧!赵岩,你走一趟,去吧胡小姐请来。”

圆脸赵队答应道:“好的卫帅,不过,要是欧阳小姐也要跟来那怎办?”

“她?什么也瞒不住她的,也一起吧。”卫军说道。

赵岩点了点头,很快的就重新攀上窗户,消失在了黑夜中。

陈小丹见此,便请着卫军三人入座,打算等着胡玫他们过来。

卫军没闲着,出声问道:“小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闻言,陈小丹露出了苦楚的模样。

她说道:“我弟他说...他去坐牢了!”

*******

雨中,两人共乘一辆自行车离开了停车棚。

伞只有一把,陈小生就让陈丽婷上了他的车子,陈丽婷就坐在后座,替他撑着伞。

似乎单手撑伞坐得不稳,陈丽婷伸出空出来的那只手抱住了陈小生!

陈小生浑身一怔,没有说什么!眼中闪过一道古怪的色彩后,他说道:“坐好了!”

“嗯~!”也不知道是着了凉还是怎么滴,陈丽婷脸色有些发红。

就这样,蹬着脚踏车离开了学校。

回家后的两人,都被家长痛骂了一顿,不过,那骂声中的家长,全都透露着关心的目光,催促着洗热水澡,换干的衣服。

但还是感冒了。

吉林专门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东医院有没有妇科
安徽癫痫病医院评价
江苏治疗前列腺囊肿专业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山西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