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之磊VS谭跃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的对话与

2019-07-09 11:44:16 来源: 河南信息港

童之磊VS谭跃: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的对话与交锋

“数字出版是传统出版门口的野蛮人”, “传统出版面对数字出版的吞噬,只会溃不成军”,“Move or Die”……自十多年前数字出版出现以来,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之间的争论便不曾休止过。近日,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特别邀请了数字出版—中文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与传统出版帝王—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谭跃,针对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展开了一场对话与交锋。

谭跃:客观地讲,数字出版的冲击造成的情感伤害是有的。但是人除了情感以外还有理性,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到底是什么关系?十多年前我到斯图加特。大家都知道,奔驰、保时捷总部都在那儿。但是很少人知道为什么叫斯图加特,原意就是种马场,或者是养马场,一千年前,那个地方就是养马的。马、汽车、油轮—斯图加特人其实代表着人类对速度的追求,就像我们今天的话题一样。其实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底层都是内容,我们共同在追求着内容,而不是方式。

童之磊:说到传播的方式,不得不提中文创立的初衷,中文是2000年我在清华大学创办的,它是我们追求的一个梦想。因为我们公司有一个使命叫做“数字传承文明”。我们希望从早的甲骨文、竹简、纸张,到今天的数字出版,媒介在变,但是所传承的文明和知识没有变化,人们的获益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有内涵。我们希望在21世纪的数字时代,继续传承这样的使命,接过这个火炬,继续把文明传播下去。

童之磊:坦率来讲,我从来没有感受到我和出版社之间有一种战斗的关系,我觉得我们是在一个战壕里的。对于出版来讲,永远离不开两件事,一是内容,一是媒介或者是载体。中文做的事情,恰恰就是—我们希望用更好的媒介,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更方便地获取信息。举一个例子来讲,蔡伦的造纸术和毕昇的活字印刷术都是伟大的发明,本质是什么?是把媒介的成本降低。而数字出版是要在人类历史上,把媒介成本降到零。

谭跃:中文所从事的数字出版的作用,历史上还是记下来了,数字出版推动了传统出版痛苦的转型。其实痛苦也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因为我们之间,他抢我的饭碗,就不断争我的盘子,但是造成我的反扑,我是保卫战,是反击战。我们推动他,我们相互之间成就,共同成就什么呢?共同成就媒体融合,共同成就新的出版业态。

童之磊:我是在云南长大的。对云南的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讲,看一本书,买一书花20多块钱是件很的事情,可能花费一天的饭钱。所以,无论是数字出版还是数字阅读,都是想通过现代化的技术手段,降低甚至消除这样的知识鸿沟。我非常期望有一天,每一个人都有公平的阅读机会,人们可以只要需要就能看到他自己想阅读的书。

如何制作小程序
新零售商业模式
小程序商店
本文标签: